2021.05.05

Vol.18

教孩子建好社交防火牆

banner
banner
  • 封面故事1劉軒:禁止孩子用手機或加入網路社群,不如教會他們設「情緒防火牆」,不被負評綑綁

  • 封面故事2擔心孩子人緣差、被排擠?資深教師:做對4件事,陪孩子安渡人際困擾

  • 封面故事3「他不是討厭你,只是跟別人更熟……」心理師王意中:父母要教孩子更有彈性的看待人際關係

  • 封面故事4孩子在社群被嗆、被排擠、被退群?資深輔導老師點出3大關鍵,教孩子定義「真正的朋友」

  • 教育快報八斗高中開「桌遊設計」課,學生從玩家變設計師,作品將上市!

  • 精采人物曾花千萬求子,最後選擇領養。前主播汪用和:感謝上帝,把這麼可愛的女兒送給我

  • 名家專欄1陳安儀》當孩子了解你沒有原則,就會越來越「盧」;面對孩子的求饒與眼淚,父母要硬起心腸樹立界線

  • 名家專欄2小野》孩子懂得壓抑情緒,不代表他心裡沒有任何傷痕,別用「不乖」來批判孩子的眼淚

  • 熱門精選1碗粿爸教出英文資優女兒林千祐,沒上過補習班,多益考出近滿分好成績!

  • 熱門精選2就算是一塊鐵,經過雕琢也能發亮》技職金牌學生重要推手 楊弘意老師:這些「比慘的」孩子給我帶來的一課

  • 熱門精選3孩子作業老是出錯、考試成績不理想?父母與其每天向孩子強調認真檢查的重要性,不如教孩子在落筆前就認真對待

  • 影音【大來賓開講】洪蘭:父母對孩子的態度,會影響他的命運

  • 1

    劉軒:禁止孩子用手機或加入網路社群,不如教會他們設「情緒防火牆」,不被負評綑綁 封面故事

    現在孩子的人際困擾,早已從現實生活蔓延到網路上。積極心理學專家劉軒說,要孩子放棄手機是痴人說夢,他們一定會透過手機跟同儕聯絡、社交,大人與其想著怎麼切斷,不如教孩子設「情緒防火牆」,試著在面對負面訊息時,別看太重,也練習控管資訊來源,別任由負面資訊淹沒自身。

    「『數位素養』已經是21世紀的必修課了,父母跟孩子都要修!」劉軒認為,數位素養其中一個重點,就是「數位衛生」。他比喻,我們平日滑手機、上網接收各式資訊,就彷彿把這些資訊「吃進去」;這些資訊,對我們來說是外來物,也如同食物般,可能會為我們帶來養分,也可能導致我們過敏。

    多數人對於飲食,都有「每日要健康五蔬果」等健康觀念,希望攝取營養、天然的食物,讓我們的身體更健康,「那為什麼我們不用同樣的態度,去對待網路資訊?」

     

    如同飲食要均衡,每日接觸的網路資訊也該健康

    劉軒強調,資訊透過眼睛、耳朵,「吃」進我們身體,到了我們的大腦,我們得要好好規範每天的資訊來源,要正向、積極、真實的,而非加工、加料、重口味的。不只是孩子,大人也得練,「這應該成為我們的生活習慣之一,就像每天睡覺前要刷牙一樣,才健康。」

    在哈佛主修心理學的劉軒,近年來持續推廣積極心理學,接連出版《成為更好的自己——未來少年的18堂心理必修課》、《天上總會有雲,但你才是天空》等暢銷書。

    如今的孩子普遍依賴手機,許多人際糾紛、困擾,也都發生在網路上。對此,劉軒直言,孩子永遠會確保自己能跟同儕聯絡、社交,當同儕都在上網時,孩子當然也會找到方法連上網,是防不勝防的,「愈防,孩子愈會想突破。」

     

    網路防不勝防,叫孩子別用如「癡人說夢」

    大人要認清,孩子的生活裡面不大可能沒有手機、網路、社群媒體了,其實大人自己也一樣,要戒手機,是痴人說夢,所以更要教會孩子:「網路上有很多資訊,但我們不能照單全收。」

    劉軒建議,大人可以引導孩子,讓孩子明白手機跟網路,是一種資訊來源。「假如你問問題了,手機會給答案,但這個答案就一定對嗎?得靠自己去判斷;而在滑手機時,一定會看到很多有趣的訊息,會讓你想點進去看,這其實是經過設計的,你得了解這個設計。」

    更重要的是,在那麼多資訊中,要懂得「何時要吃?何時不要吃?要吃什麼?要吃多少?」劉軒說,有些資訊看起來很好玩,但可能如同零食般,吃太多會餵胖身體,不健康。漸漸的,引導孩子自己去尋找好的資訊,在此同時,孩子不會覺得受到過度限制,也不至於影響親子相處的氣氛。

     

    人天生容易看到負向訊息,要有意識的設界線

    另一個重點,是要教孩子設「情緒防火牆」。網路因為有其匿名性,容易讓人性的黑暗面放大,使用網路難免會看到負評、接受到會讓自己不開心的訊息,「大人就得趁孩子還小時去教育,告訴孩子,不要把這些看太重,畢竟,攻擊的是匿名、受傷的卻是實名。」

    不過,人天生就是容易看到負向訊息,「99個好評,也抵不過一個負評,我們要陪著孩子去面對、去調適,因為負評是必然會碰到的,未來還會碰到各種惡意,甚至是霸凌。」劉軒說,唯有自己心中設下防火牆,明白情緒是波動的、會來也會走的,才是長久之道。

     

    》人際焦慮感升起時,三招式救急

    無論是大人孩子孩子,都難免碰到「真的很焦慮」的情況,劉軒提供以下三個招式,有助於紓緩焦慮情緒:

    1、深呼吸:慢慢的深呼吸,有助於啟動副交感神經,大腦會比較放鬆,有助於紓緩整個身體的緊繃狀態。

    2、寫下各種念頭:把心裡想的事情寫下來,不是要寫to do list,而是寫下各種念頭,雜亂無章也無妨,這可以幫助大腦釋放出「頻寬」。劉軒說,焦慮來自懸念,書寫的過程可以幫助我們放掉懸念。

    3、培養感恩的心心理學研究已證實,有顆感恩的心,有助於進到正面、積極的思考模式。劉軒建議,可以在睡覺前,回想過去24小時中有什麼值得感恩的事,感恩天氣很好、感恩吃到好吃的東西,都可以。這也是很珍貴難得的自處時光。

    最後,劉軒提醒,大人自己也很難降低對手機的依賴,但還是要盡量「身教」。例如,這兩、三年來,劉軒家只要是在餐桌上,大夥兒就不能用手機,得看著彼此的眼睛聊天,好好談心。

    「人類從有文明以來,從圍著營火交流,到圍著餐桌交流,最珍貴的,是眼神的接觸,感受到對方的表情,聽到彼此的想法,這是我們全家想一起做的,而不是各自對著螢幕。這能讓我們活著像個人!」劉軒強調,大人得用行動告訴孩子,可以適時放下手機,讓生活品質高一點。

    圖片提供:劉軒

    2

    擔心孩子人緣差、被排擠?資深教師:做對4件事,陪孩子安渡人際困擾 封面故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際困擾是許多孩子害怕上學、感到焦慮的主因,也常見父母們急著想出手,希望幫孩子交朋友、替孩子解決紛爭等等;但資深輔導老師直言,有時父母的介入,反而會讓孩子處境更尷尬,建議還是要「治本」。

    小學階段的孩子,每兩年就會分班一次,要重新適應新老師,也得結交新的朋友;而且,到了三、四年級左右,孩子的社會性發展愈來愈顯著,開始有「群黨關係」,孩子除了會區分「這是我喜歡的朋友」與「這是我不喜歡的朋友」之外,也漸漸出現小圈圈,甚至有「糾眾排他」的情況。

    台北市新生國小輔導主任吳盈瑩已從事校園輔導工作十多年,她觀察,小學生最容易焦慮的事情,除了學業之外,就是人際社交,而焦慮的表徵很多,例如摳手、咬指甲、拔頭髮等等,甚至有些孩子對某種情境有特別焦慮,就不說話,嚴重時會變成選擇性緘默症。

     

    小學階段常碰到的4種人際焦慮

    小學階段的人際焦慮,吳盈瑩歸納,有幾種類型。

    第一種是「衝突型」。例如,在玩耍的時候互不相讓,或者排隊時A的手碰到B、回頭一揮,兩人就吵架了,畢竟孩子的表達都很直接,容易有「火花」。

    這類情境,直接引發的情緒大多是「生氣」,有些孩子生氣的強度高,會讓其他人害怕,例如怕對方音量大、怕被推撞等,就可能焦慮;也或許孩子覺得委屈、不公平,引發更複雜的情緒。

    第二種是孩子不知道怎麼交朋友、不知怎麼加入小團體。例如,看到同學都一起玩,就擔心「我會不會被這個小團體接納?」「會不會被拒絕?」吳盈瑩直言,也許孩子以前有被拒絕的經驗,會讓他更不知道如何加入。

    有些孩子常跟他人互動,有較好的社交技巧,但也有些孩子、特別是獨生子女,在家就是關注焦點,社交技巧需要加強,便容易有這類焦慮。

    第三種是人際之間更細膩的互動,例如有小圈圈。比方說,「誰跟誰是最好朋友」、「他交了朋友就不理我」等等,吳盈瑩觀察,會因這些情況而焦慮的孩子,可能是小時候跟主要照顧者的依附關係比較不安全,或者跟家長的互動讓他較沒安全感,導致孩子在群體中找到好朋友時,會有依附關係。

    當好友又找別的好友時,孩子可能會覺得被拋棄,或覺得「我視他為第一好友,他卻沒有視我為第一好友」因而失落。

    第四種是社群軟體引發的問題。吳盈瑩說,通常高年級的孩子開始頻繁用手機後,會有衍生的焦慮,包括「他加不加我好友?」、「他有沒有幫我按讚?」等等;有些家長會管控手機、瞭解孩子的使用狀況,有些則讓孩子自己用,後者確實比較危險,孩子容易過度使用手機。

    也有種情況,是孩子在真實生活中,不知道怎麼交朋友,但在社群軟體中又變得很活潑,常傳一些笑話、梗圖,他人給的回應讓孩子得到友情上的滿足,這種虛實之間的落差,也值得留心。

     

    陪孩子面對人際困擾的4大原則

    當孩子對人際關係感到困擾、焦慮時,吳盈瑩說,父母先得好好陪伴、接住孩子的情緒,才能進一步協助孩子練習轉念、找出解方,不妨參考以下四大原則:

    原則1:大人別急著介入,以免火上加油。

    有些大人聽到孩子分享人際互動的狀況後,會急著想介入,吳盈瑩提醒,這可能讓孩子面臨更大的困境,要很謹慎。

    比方說,有幾位同學約妥明天要去某人家一起玩,孩子聽到後,想加入,但被拒絕,內心很受傷;大人聽聞後,難免心急想幫忙,就可能聯絡對方家長,說:「我家孩子也很想去你家玩」,對方家長也可能就順勢提出邀請。

    表面上看來,事情解決了,但孩子之間實際的互動與感受,卻被忽略了。原本已約好的那幾位同學,心中可能覺得:「這個人怎麼這樣呢?」也可能會讓孩子在交友圈中更被疏離,畢竟,大家可能會害怕,覺得「他有事都跟媽媽講,他媽媽就會來干涉。」

    也常見大人想透過老師,希望老師處理這類人際困擾。吳盈瑩強調,這都屬於「過度出手」,她建議,大人要冷靜下來,做出理性判斷判斷,如果孩子的困擾屬於正常的人際互動(例如大人之間的互動,也有拒絕跟被拒絕),那不見得要介入,特別是孩子到了高年級以上,家長千萬要克制、別再伸手。不過,如果聽到孩子敘述,覺得情況嚴重,已經是被欺負、甚至被霸凌,那還是要趕快跟學校反應。

    原則2:多傾聽,給予情緒上的同理與支持。

    「當有焦慮的情緒時,無論是什麼原因,只要孩子願意說,就是最重要的一步。」吳盈瑩說,大人要養成「同理」的習慣,先聽孩子說,也要眼睛張大多觀察,如果孩子情緒不好、不想講,那就靜候之。

    常見情況是,孩子委屈地述說時,大人心急又心疼,便馬上說「那你不會跟老師說嗎?」或給孩子一堆建議,此時就可能阻斷了孩子繼續述說的慾望,頗為可惜。吳盈瑩建議,大人可以說「然後呢?」「那你那時候一定很急吧?」反應孩子的情緒,而不是反應我們自己的情緒,鼓勵孩子繼續說。

    照顧、回應孩子的情緒,給孩子同理與支持之後,大人也要明白「事情不可能一下子就好了」;有些父母會認為「我都已經說沒關係了,怎麼孩子還在焦慮?」吳盈瑩坦言,父母別太焦慮,要給孩子多一點時間。

    原則3:陪伴孩子練習「轉念」,選擇看待事情的角度。

    處理焦慮情緒,「轉念」很重要。吳盈瑩說,讓我們產生情緒的,有時不見得是某件事情,而是「我們怎麼去想這個事情」;轉念是需要練習的,重點在於讓孩子明白:「事情已經發生了,不能改變,可以改變的是我們的想法,我們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例如,同學不讓孩子去他家玩,孩子覺得被拒絕,就開始擔心「他們是不是不喜歡我?」大人在跟孩子談時,先別否定孩子,而是可以跟孩子腦力激盪,例如,問孩子說:「他們不讓你去,除了不喜歡你,還有沒有別的可能?也許他們要討論功課、也許他們要做小組報告?」

    先跟孩子討論,列出十種可能,再請孩子想想,每個可能性各是多少分,可以用量尺以0到10分去評估每一個可能,例如,「他們要做小組報告的可能是幾分?」「不喜歡你的可能是幾分?」

    接著再跟孩子聊,為什麼是這些分數?孩子可能會說:「最近要交報告,他們可能在做報告,所以是8分。」「前陣子他有請我吃糖果,應該也不是不喜歡我,所以是3分。」

    吳盈瑩強調,也不要很主觀的跟孩子說「他不可能不喜歡你啦」,不必擅自下結論,就讓孩子自己去想、自己去發現。

    原則4:回想成功經驗,從根源養成好的社交力。

    處理了焦慮情緒之後,還得陪著孩子思考解方。可以跟孩子討論:「你以前想約同學玩時,有用過什麼方法是後來有成功的呢?」從回想成功經驗開始,跟孩子討論,孩子會比較有自信。

    大人也可以分享自己在成長歷程中,類似的經驗,或找一些繪本、故事書等資源,鼓勵或陪伴孩子去看,拓展思考廣度。吳盈瑩說,在這過程中,有些孩子或許就能想出好的解方,例如「下次要把握怎麼樣的時機、怎麼說,才能好好約朋友來我們家。」

    想從根源養成好的社交力,吳盈瑩提醒,平時孩子在跟親友相處時,就要提醒孩子懂得尊重別人,這樣來到團體生活後,也會比較適應。而在社交技巧的部分,現在孩子生得少,手足相處機會不多,建議親子之間可以做一些情境假設、對話練習,陪孩子更務實的做更好的自己。

    照片來源:photo-ac

    3

    「他不是討厭你,只是跟別人更熟……」心理師王意中:父母要教孩子更有彈性的看待人際關係 封面故事

    從人際關係衍生而出的焦慮,會在不同的生命階段與生活情境,以各種樣貌出現,而可以因應的解方,也非常多元且個別化;但,其中有個恆常通用的關鍵原則,就是要明白「關係是動態的」,如果能更有彈性的看待人際關係,很多焦慮就會自然而然的化解掉了。

    與人際關係相關的焦慮,很多都來自於想法太過於固著。「我們很容易把事情用『二分法』來看待,例如,只要被拒絕了,就直接聯想到『他不喜歡我』,如此一來,日子當然不好過。」臨床心理師王意中直言。

    王意中近日出版《覺察孩子的焦慮危機》,深入探討孩子在生活中會碰到的焦慮情境,他指出,無論是生活、學習、或人際方面,只要孩子可以掌控的多一些,焦慮就會少一點。其中,最能操之在己的,就是自身的想法。

    人際關係的焦慮,很多是源自「固著心態」,例如認為「他不跟我同一組就是討厭我」、「他不按我讚就表示不把我當朋友」等等。但王意中直言,一件事情,是有很多不同的解釋的。

    比方說「分組時,我想找A同組,結果A已跟B同組」,除了「A不喜歡我」這種解釋之外,還有「A可能跟B更熟」、「A不瞭解我有多厲害」、「B比我早去找A」等等的可能。

     

    別再事事都用「二分法」,黑白之間還有許多顏色

    王意中認為,大人要讓孩子明白,同一個情境,是有很多種解釋方法,並非一定要正向解讀,而是要讓孩子明白各種可能性,不需要承擔過度的緊張與焦慮;而且,很多時候,人的想法只要「解套」了,就不會一直卡在某個地方。

    想改變孩子的固著心態、練習更有彈性,王意中建議,可以用具體事例讓孩子明白世間並非事事都是「二分」的。例如,大人可以跟孩子聊聊,讓孩子知道,在0跟1之間,還有0.1、0.2、0.3…;在黑跟白之間,也還有許多顏色;即便是同一個顏色,例如紫色,也有各種漸層。

    平常大人的言傳身教也很重要,別總是用二分法看待事情。王意中以喝茶為例,茶葉有很多種,大人在喝茶時,別只發表「好喝」或「不好喝」的心得,而是可以更多元細膩。

    例如說:這茶熱熱喝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溫溫喝的時候是什麼感覺;冷泡喝又是什麼感覺;早上喝、飯前喝、飯後喝,各是什麼感覺。王意中坦言,這乍聽之下,有點小題大作,其實就是要讓孩子明白,一件事可以有很多種不同的解釋。

    「這條路不通就繞另一條路,或晚一點再走,就解開了。」王意中認為,無論大人或小孩,都要學計程車司機的精神,會塞車的地方就繞路,我們腦中是有很多條道路的,卡住了,就換一條,會到目的地就好。

     

    用「五個同心圓」,讓孩子明白關係是動態的

    還可以善用「五個同心圓」的思考方法,讓孩子明白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動態多元的。王意中舉例,假如一個班上有20個人,有些孩子會認為「只有3號跟9號是我的好朋友,其他人都不是」。

    大人可以在有空時,跟孩子一起,在紙上畫出五個同心圓,請孩子把班上所有的人都擺進圓圈圈中,每個圈圈都得要有人;其中,3號跟9號是孩子認定比較要好的朋友,就擺在最裡面的圓圈,7號跟15號是最討厭的,就擺在最外面的圓圈圈。

    當然,第、二、三、四圈,也都要一定要擺人,而且,也並非被放在哪一個圈圈之後,就不能再改、再移動;王意中說,透過這樣的思考過程,可以讓孩子瞭解關係是動態的。

    有空的時候,父母也可多跟孩子聊聊自己的過往,例如小時候曾跟誰很要好、國中時的死黨後來怎麼了…等等,透過真實的經驗分享,讓孩子明白,在不同的生命階段,人際關係也會隨之變動,並非永恆不變的。

     

    大人別當「得來速」,急著要孩子給說法

    王意中也提醒,有時,大人會不小心就成為了孩子的焦慮源。比方說,當孩子放學回家時,如果臉色不好看,多數父母會問「怎麼了」,除了傳達關心之意,也急著想瞭解背後原因。

    但,有的孩子在那當下,就是講不出來到底是怎麼了,可能是不想講,也可能不知道怎麼講,這時,王意中建議,大人得先處理情緒,給孩子抱抱、安撫,或轉移焦點,等孩子情緒穩定之後,再找時間來瞭解問題、處理問題

    不過有些大人會忍不住,一直說「怎麼了?」「媽媽在問,你要說啊!」「你沒講我怎麼知道?」…王意中直言,大人這樣,說白了是「來亂的」,孩子本來可能情緒快結束了,大人又來問,到最後,雙方情緒又都上來了。

    而且,許多大人問到原因之後,自己安心點了,就跟孩子說說教、講講道理,說「沒那麼嚴重啦!」就結束話題了。

    王意中分析,父母如果不知道孩子為何苦著臉,也可能因此焦慮,但當孩子講了真正的問題或原因,又容易「一句話就結束了」;例如,孩子有人際困擾,大人可能說「那你就找別人啊!」,如果是青春期感情問題,可能說「現在交往的,以後也會分手。」

    他建議,大人自己要先穩住,想辦法同理、接納孩子的情緒,讓孩子的焦慮緩和下來,再慢慢進展到陪孩子檢視想法、轉變想法,甚至有具體解決行動的階段。

    甚至,大人自己要覺察「我的講話速度是否愈來愈快、愈來愈急?」「我是不是要求很多、很囉唆?」大人如果也能想想「我到底在焦慮什麼?我是怕孩子不開心,或怕孩子人緣不好嗎?還是怕他不懂得與人相處?」自我覺察了,就能有效減少把焦慮情緒感染給孩子的情況,也才能冷靜下來與孩子共同尋找解方。

    圖片來源:photo-ac

    4

    孩子在社群被嗆、被排擠、被退群?資深輔導老師點出3大關鍵,教孩子定義「真正的朋友」 封面故事

    現在,中、高年級以上的孩子很難不用手機,當然也都會加入班群或其他社群。因此人際關係的紛擾,自然會由現實生活蔓延到網路世界。而且,少了時空限制、多了匿名特質,網路上的惡意,往往比現實生活中更直接強烈,社群軟體儼然已是孩子的人際修羅場。

    在網路上謾罵攻擊某人、在群組中忽視排擠某人、一言不合就把某人踢出群組、故意不讓某人看自己的限時動態……諸如此類的事情,天天都在當代青少年、甚至兒童的生活中上演。以前,人際困擾在孩子放學回家後,就能暫且放下,如今,24小時on line的生活型態,讓孩子的人際焦慮無處可逃。

    「嘿,我是專輔」粉絲團主人、《擁抱叛逆期》作者羅可在國中擔任專任輔導老師,她觀察,孩子在網路上的人際紛擾,無論是被攻擊、被排擠,大多是「先在現實生活中發生了,再轉移到網路上」。

    而且,網路上發生的強度跟次數,通常會高於現實生活;比方說,某人在網路上攻擊、謾罵他人,常會見到別班的同學一起加入,「不干他的事情,也會來湊一腳,因為就是在網路上打打字,太方便了。」羅可說。

    當孩子對於網路上的人際關係感到焦慮時,羅可說,父母可以做的就是陪伴,首先,要挪出時間跟空間專注傾聽,盡量理解孩子發生的事情脈絡,也傾聽孩子的想法跟情緒;羅可直言,這對蠻多家長來說,有點困難,但光是好好的聽孩子說,事情就會有不一樣的變化。

    接下來可以詢問孩子「想怎麼解決」、「希望你跟他的關係變成什麼樣子」,再跟孩子一起討論方法;有時候孩子可能只是想要講一講、抒發情緒,有時則是真的想改變,若是後者,父母可以鼓勵孩子把方法化為行動,給予支持的力量。

    羅可提醒,父母要避免每次聽到孩子說這類話題,就回答「這沒什麼」或「這是你的問題」、「你個性就是這樣惹人厭」等等,也千萬別直接衝到學校想幫忙處理,這樣會讓孩子更難堪;她直言,孩子不想跟父母講,常是因為上述情況,父母千萬別踩雷。

     

    網路上的人際紛擾,大致可以分為以下三大類型,父母該如何陪孩子走過,羅可也給出了具體的建議。

     

    狀況1:孩子發現他認定的朋友、甚至好友,其實另有秘密帳號,沒讓孩子知道;或者,雙方原本在社群軟體中是好友、是互相追蹤的,但突然關係生變,例如孩子發現對方其實有鎖權限,不讓自己看到某些PO文。

    關鍵解方:陪孩子釐清「朋友」的定義,讓孩子明白「每個人都有交朋友的選擇權,我們得尊重對方的選擇」、「被拒絕不代表你就是失敗的」。

    這類人際問題衍生時,孩子的情緒容易很受影響,羅可建議,父母要先穩住孩子的情緒,然後跟孩子聊聊,釐清對朋友的定義。

    接著,可以鼓勵孩子詢問對方,告訴對方自己的期待,例如說:「我發現你還有另一個帳號,不知道我可以追蹤你嗎?」羅可說,中學生的人際糾紛,常是因為話沒說清楚,把話說清楚,有時候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假如對方拒絕,那父母也可以讓孩子明白:「不用勉強,這拒絕不代表你是失敗的,或你不被喜歡;朋友關係是互相的,需要雙方去付出、經營。」如果孩子確實為這段關係付出過了,那家長可以多肯定孩子的努力,再慢慢讓孩子理解:「每個人都有交朋友的選擇權,我們必須尊重對方的選擇。」

    隱私權也是一個思考面向。羅可觀察,現在中學生的FB或IG,都有「本帳」、「分帳」、「小帳」,之所以分那麼多帳號,就是為了在不同帳號、呈現不同的東西,這就跟在現實生活中,每個人在不同的地方會呈現自己不同的樣貌是同樣的道理。

    因此,父母可以引導孩子去尊重對方的隱私權,或許對方原本就沒有讓很多人知道自己的「小帳」。羅可認為,這些議題,若是在情緒和緩時討論,孩子大多能明白的。

     

    狀況2:孩子很在乎自己的PO文有沒有很多人按讚,或有沒有被某個人按讚。

    關鍵解方:同理孩子想跟他人連結的渴望;陪孩子看到事實、避免非理性的想法引發負面情緒;鼓勵孩子回到現實生活中勇敢與他人建立連結。

    首先,父母要試著傾聽,去理解藏在孩子PO文行為背後的需求跟渴望,跟孩子聊聊PO這篇文的目的,是要抒發心情、分享生活,還是就為了按讚數。

    也陪著孩子去看見,自己在這個行為中,是否有些「非理性的想法」。羅可說,例如PO完文後,按讚數不如預期時,孩子的信念如果是:「我被討厭了,所以大家不想按我讚。」可能就會引發難過、沮喪、甚至憤怒的情緒。

    但如果孩子思考的是:「大家都在忙,可能在補習,也可能被父母限制不能玩手機,所以沒來按我讚。」那情緒就會穩定一點。

    羅可強調,父母要陪著孩子去覺察「當下我第一個想法是什麼」,情緒大多是由想法引起的,同一個事情、每個人會有不同感受,要讓孩子練習「看到事實」,例如確實不是每個人都隨時隨地可以上線、也不是大家都有按讚習慣。

    更根本的解方,是回歸到現實生活中,跟同學們做連結。羅可指出,孩子困擾於按讚數的問題,大多是想跟朋友有更多的共鳴或連結,父母除了同理這份渴望、帶著孩子看到現實,更治本的,是鼓勵孩子在現實生活中建立連結。

     

    狀況3:孩子在網路上被攻擊,例如在群組發言就被嗆「你白癡喔」、「誰在放屁」,或被刻意疏離、排擠,發言後被大家當空氣;也常見用限時動態罵人,附和者也留言一起罵,留言又被截圖起來再發佈,接力攻擊。

    關鍵解方:教孩子離開被攻擊的場域,拒絕承受他人的惡意;明白這類行為大多出於「從眾」也試著把焦點放回自身,提升自我價值感。

    羅可直言,現在的孩子,尤其是中學生,很喜歡在網路上嗆人、排擠人,有時是「為嗆而嗆」,有時則有特定原因,例如「某人考試成績比我好,我就嗆他」,而且通常都不怕讓對方看,有時還會故意截圖當證據給對方看。

    面對這種情況,首先,要教孩子離開「被攻擊的場域」,例如是在LINE群組中被攻擊的,那就讓孩子明白這種容易有惡意攻擊的群組,沒必要加入;假如是在自己的PO文或限時動態被留言攻擊,那就不要開放權限給這些人看自己的動態。

    接著要引導孩子思考情緒的課題分離,引導孩子去想:「我們不需要接受對方的情緒垃圾」、「對方如果一直攻擊你,攻擊原因具體嗎?屬實嗎?」、「我們不需要接受攻擊,因為不是事實」。

    也要降低對方的期望感,「通常對方來攻擊你,就是想看到你生氣、看到你哭等等,要讓孩子知道,沒有必要去滿足對方的需求。」羅可說,在孩子平靜下來後,還可以跟孩子聊聊這類行為背後的「從眾心態」。

    重點是,因為我們沒辦法改變別人,就得把焦點放回自己,羅可舉例,有些孩子自我價值感很低,總覺得「我是不被喜歡的」,父母可以告訴孩子「沒有人天生就會交朋友」,試著陪孩子增進社交技巧、練習與人相處,從根本做起,增進對人際關係的自信心。

    圖片來源:photo-ac

    八斗高中開「桌遊設計」課,學生從玩家變設計師,作品將上市! 教育快報

    「桌遊設計」為八斗高中的校訂必修課程,引起大學端教學資源,教學生如何設計好玩的桌遊。透過有系統地教學,學生從玩家進階成為設計師,今年更寫下新紀錄,首度有學生作品被出版社相中,將推出上市。

    桌遊在台灣掀起熱潮,周末桌遊店常一「桌」難求,三五好友相約玩桌遊;平日上課時間,來到八斗高中的桌遊教室,可見學生一組組地圍坐桌邊、熱烈的討論,但他們可不是在玩桌遊,而是在研發、設計桌遊。

    桌遊設計為八斗高中「校訂必修」課

    105學年度起,八斗高中推動創遊課程,108新課綱上路後,進而將「桌遊設計」設定為校訂必修課程,每位高一生都必須修習。課程同時也向下延伸到國中部,開設多元選修課,成為全國首創、六年一貫的「桌遊設計」課程。

    透過課程教學,八斗高中的學生從玩家進階成為設計師,今年更寫下新紀錄,首度有學生作品被出版社相中,將出版上市。由鄭淑婷、楊沛庭、王家榮三人共同設計的歷史桌遊《基隆記憶:一九四七》,呈現二二八事件的基隆樣貌;遊戲中玩家需協助異議人士逃往八斗子漁港、離開台灣,其間還必須躲避軍統局和特務。

    「桌遊設計」授課老師黃玉如表示,比起娛樂性的桌遊,教育主題的桌遊市場偏小,學生作品能夠獲得出版社青睞,十分難得。

     

    需有學科知識基礎,桌遊才能「好玩又學到」

    八斗高中校長黃致誠指出,很多人以為桌遊設計課就是在玩桌遊,其實不然。學生必須先選定領域(科目),如英文、國文、歷史、物理等,多方蒐集資料,累積大量的學科知識,而後設計遊戲機制、卡片內容等,才能完成「好玩又學到」的桌遊。

    由於桌遊設計需要學科知識做基礎,因此,不同專長的老師們組成社群,一起共備、協同教學、分組合作指導學生完成作品。

    黃致誠認為,設計桌遊的過程中,除了學科知識之外,同時也培養學生問題解決、溝通表達及團隊合作的能力。

     

    引進大學端的教學資源

    桌遊設計課最初的原點是,黃玉如參加了台科大應用科技研究所教授侯惠澤創建的「微翻轉社群」,課程發展漸臻成熟的同時,黃玉如也引進侯惠澤教授研究團隊的資源。

    黃玉如指出,遊戲要好玩,必須掌握「遊戲心理學」,才能設計出吸引人的遊戲。因此,課程特別邀請到侯惠澤到校、親自教授遊戲心理學,設計遊戲時需注意的元素:自由度、不確定性、成就感與控制感等。

    除遊戲心理學之外,桌遊設計還需設定遊戲機制及認知設計,遊戲規則必須有邏輯,玩家才容易上手。從最初的原型到最後完成作品,過程中學生需要不斷的討論、試玩、調整。

    學期中,黃玉如帶著學生及其桌遊雛型到台科大,請侯惠澤指導雛型有哪些地方需要調整和修正。除此之外,台科大的研究生也會到八斗高中,手把手地教學生需調整之處。

     

     

    給孩子舞台,發現學業以外的特長

    黃玉如表示,國中部的桌遊設計課程為多元選修,分別是:國7上學期「戀上桌遊」、下學期「board game遊你自主」;國8上學期「桌遊Maker創作趣」、下學期「優遊桌遊樂」。

    這些課程的學習內容為連貫、延伸性的。第一學期從「仿做」桌遊作品開始;第二學期讓學生們設計全新的作品,討論遊戲機制、玩法、製卡;第三學期結合Maker、讓學生將作品透過雷雕、3D技術,組裝成一盒完成作品;第四學期則讓學生拍教學影片介紹作品及玩法,學如何剪輯影片、畫分鏡圖、寫台詞、畫面呈現等。

    黃玉如指出,「很多孩子成績不一定頂尖,透過這樣的課程,可以給孩子們更多的舞台,培養他們學科以外的能力,讓不同特長的孩子都能夠被看見。」

     

    自己的作品自己介紹,訓練表達力

    黃玉如很鼓勵學生們上台表達、介紹自己的桌遊作品。鄰近地區國中、小學生造訪八斗高中,她會讓學生當教學者,教國中、小學生怎麼玩桌遊;另外,也帶他們從教室走入社區,到鄰近國小、里民活動中心等,帶大小朋友一起玩桌遊。

    在黃玉如的訓練下,學生不乏上台介紹作品、磨練表達能力的機會。108年日本藤枝東高校來訪,是難得的國際交流機會,學生們用英文介紹自己設計的桌遊作品;而《基隆記憶:一九四七》在對出版社做簡報時,黃玉如也是讓學生自己上場。透過一次次的實戰經驗,讓孩子們的能力被看到!

     

    照片提供/黃玉如老師

    曾花千萬求子,最後選擇領養。前主播汪用和:感謝上帝,把這麼可愛的女兒送給我 精采人物

    汪用和婚後為懷孕生子,散盡千萬,看遍名醫,做人工受孕、試管嬰兒、找代理孕母,奈何天不從人願。最後透過領養,汪用和得償夙願、當了媽媽;兩個女兒是她的心肝寶貝,看著她們玩在一起,不禁感到欣慰。

    採訪初見汪用和,臉上薄施脂粉,穿著藍白細條紋襯衫、牛仔褲,十分輕便,和過去新聞主播的形象大相逕庭。

    現在的汪用和很多時候都穿得簡單俐落,主要因著兩個身份:鴻海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兩個女兒的媽媽;無論是代表基金會到偏鄉探望孩子,或是陪5歲和4歲的女兒玩,輕盈的裝扮最為便捷。

     

    媽媽的角色和執行長的身份,經驗相輔相成

    2017年,汪用和透過領養方式,當了媽媽;2019年,接任鴻海教育基金會執行長一職,關注下一代教育,「兩種身份所帶來的經驗相輔相成,」汪用和說。

    鴻海教育基金會長期推動科技教育、關注弱勢孩子的學習。汪用和指出,未來科技無所不在,因此,科技教育須向下扎根;鴻海教育基金會除舉辦高中暑期量子營、協助高中編寫量子教材,也出版漫畫《阿宅聯盟:決戰AI太陽王國》,讓孩子從小以輕鬆的方式學習AI(人工智慧)知識。

    汪用和表示,許多家長都深諳科技教育很重要的道理,但未必會採取具體的行動。她因為投入科技教育的推動工作,感受特別深刻,因此起而行、送女兒去上Scratch積木課,學邏輯思考。

    也因為自己是兩個孩子的媽,汪用和特別關注孩子的教育和教養,思考爸媽和孩子需要什麼?基金會如何幫助更多的孩子?例如:舉辦機器人大賽,比起考試,更能驅動孩子的學習動機。

     

    讓孩子廣泛地接觸,找到天賦

    汪用和與先生周守訓對於孩子的教育教養,最大的共同信念是,「做父母最重要的是,幫孩子找到他的興趣與天賦,讓他發光發熱。」

    汪用和說:「『行行出狀元』這句話看似很八股,但它的確是經典,」只要是孩子有興趣的事物,他自然會去鑽研,做得很好;與其去做他沒興趣的事情,結果變得很平庸,能夠結合天賦和興趣的話自然是最好的。

    如何幫助孩子找到天賦呢?汪用和認為,儘可能地讓孩子廣泛接觸、多方涉獵,孩子越容易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和擅長什麼。而且,「孩子愈小接觸新事物,愈不會害怕。」有些孩子習慣待在舒適圈,學習新事物或面對新挑戰時十分抗拒。

    汪用和舉自己的成長經驗為例。她爸爸是台大教授、雜誌社社長,從小汪用和所接觸的多為歷史、人文和文學書籍,數理科學領域的書在家裡是看不到的。等她出社會工作、接觸科普書籍之後,才發現科學蠻有趣的,惋惜如果當初早點接觸的話,人生的選項或許會更多一些。

    汪用和指出,有時候孩子找不到天賦,是因為他只接觸兩、三個領域,只能在這當中選出相對喜歡的,她建議「儘可能的讓孩子多方涉獵,潛力可能就在其他尚未接觸的領域中。」

     

    多方涉獵,但不過早論定有無天賦

    大人常設限,認為孩子還小或是學這個對孩子太難了。汪用和認為,孩子的學習能力遠超乎大人的想像,孩子小時候不管學什麼對他們來說都是新的,所以大人千萬不要用自己的成見去以為小孩能懂什麼、不能懂什麼。

    汪用和的哥哥大她4歲,哥哥念小學、回家寫功課時,念幼兒園的汪用和就拿他的課本來看,看著看著,不但字認識多了,有些內容也似懂非懂了;她吵著想念小學,10月出生的她於是提早一年、「寄讀」一年級,年紀最小卻是班上第一名。

    汪用和常有意識地提醒自己,不要「小」看孩子。她帶女兒去看螢火蟲,會跟她們講螢火蟲的發光原理、食物來源等知識;遇到地震,教她們地震是因地殼板塊相互擠壓。汪用和說:「就是儘量讓她們多接觸,至於懂或不懂都沒關係。」

    汪用和除了讓女兒上Scratch積木課,以及梅門李鳳山師父的武術課、訓練大肢體動作之外,因為大女兒喜歡玩鋼琴而送她們學鋼琴。大女兒會主動彈琴,邊彈邊唱歌;小女兒不會主動彈琴,但喜歡自編歌曲、唱歌回答大人的問句,「給孩子多一點的機會和時間去發展,不用太早去斷定他到底有沒有興趣。」

    汪用和全家福。

     

    歷經10幾年辛苦求孕,選擇領養2個女兒

    在汪用和的心中,兩個女兒可是心肝寶貝。當初為了懷孕生子,汪用和吃盡苦頭;10幾年來散盡千萬,看遍名醫,做人工受孕、試管嬰兒、找代理孕母,也試過中醫調養和偏方,奈何天不從人願。最後夫妻倆選擇領養的方式,一償夙願。

    一開始,汪用和夫妻倆就打定主意,要收養兩個孩子,孩子彼此有伴;汪用和認為,有手足最大的好處是,有什麼事有人可以商量、互相幫忙。她不諱言,養育兩個孩子的挑戰不小,畢竟孩子的個性和氣質不同,爸媽陪伴孩子的時間和資源都需要分配。

    汪用和說:「當媽媽之後,我的腦海中常浮現『欣慰』這兩個字。」看著孩子玩鬧、吵架,又看著兩人和好、友愛,汪用和不禁感到欣慰。

    汪用和形容,當媽媽有時很「燒腦」,面對孩子不停的出招,需要不斷地學習。唯一不變的是,汪用和從不吝於說出對她們的愛,成天將「我愛你」掛在嘴邊。

    時不時就問她們「妳知不知道媽媽很愛妳?」「媽媽有多愛妳?」有時,孩子會故意說「一點點」,或是唱反調「可是我不愛妳」,汪用和就咕嘰、搔癢她們,兩個女兒會開心地大笑。

     

    感謝上帝,把這麼可愛的女兒送給我

    雖然女兒還小,但汪用和會用她能理解的方式,告訴她是別的媽媽肚子生出來的。

    汪用和穿寬鬆衣服時,大女兒喜歡鑽到汪用和的衣服裡,假裝自己是小Baby、在媽媽的肚子裡。當她鑽出來時,汪用和會拍拍她說:「這個小Baby好可愛喔。」

    汪用和認為,大女兒比較沒有安全感,可能和她的「胎內記憶」有關。汪用和曾問過女兒:「妳以前在另一個媽媽的肚子裡,是不是會害怕?」汪用和會跟女兒說:「雖然妳是另一個媽媽的肚子生出來的,但妳是我的女兒,所以妳不用害怕,媽媽很愛妳。」「媽媽很感謝上帝,把這麼可愛的女兒送給我。」汪用和用源源不絕的愛,幫孩子建立安全感。

     

    念繪本和自編故事,陪孩子玩

    汪用和最常陪女兒念故事書,睡前她還會自己編故事,「從前從前,有2個公主…」把兩個女兒的名字變公主名字,說「公主喜歡吃的水果有蘋果和香蕉,那還有什麼呢?」孩子們會把自己代入主角、融入故事,忙不迭的回答自己愛吃什麼,可愛的反應總逗得汪用和開懷大笑,也藉此了解孩子的喜好。

    母女三人還會將繪本的故事延伸到玩扮家家酒。最近她們著迷於「三隻小豬」,汪用和扮演大野狼、要抓小豬,「咦,小豬怎麼不見了,小豬有沒有在這裡呀?」女兒還會回答「不在」,反應十分可愛。

    汪用和與周守訓兩人還創造出一個屬於他們家獨有的遊戲。將被子當成搖籃,女兒躺在被子上,夫妻倆一人站一邊、拉起棉被,一邊唱歌一邊輕輕搖晃孩子,孩子們愛極了。汪用和笑說:「這個很考驗爸爸的體力和肌力,以前可以一次搖兩個女兒,現在得一個個來。」

    對於孩子的管教,汪用和會管比較多的生活常規,像是不讓孩子吃糖果;爸爸比較寵孩子,會認為偶爾吃一下有什麼關係。但汪用和很佩服,爸爸雖然寵女兒,當她搞不定孩子時,只要搬出找爸爸來,小孩立刻變乖。

    問汪用和對孩子是否有什麼期望時,汪用和說只有兩點,第一是不能夠走歪路,第二是「希望她們是『自己很快樂,也能帶給別人快樂』的孩子。」汪用和說:「希望自己的孩子快樂之外,有能力也願意帶給別人快樂,並因而感到更快樂,相信這樣的快樂更真實,也更有意義。」

     

    阿宅聯盟:決戰AI太陽王國

    鴻海教育基金會推動科技教育向下扎根,幫助孩子用輕鬆方式學AI

     

    攝影/吳毅平

    照片提供/汪用和

    陳安儀》當孩子了解你沒有原則,就會越來越「盧」;面對孩子的求饒與眼淚,父母要硬起心腸樹立界線 名家專欄

    很多品格教育失敗、或是在人際關係上有困難,或是深為公婆、姑嫂、夫妻關係所困擾的成人,追根究柢,都是源於個人的「界線」不清楚。

    人我界線大學問

    在眾多的教養書中,對我影響很深的是《為孩子立界線》這本書。事實上,我覺得很多品格教育失敗、或是在人際關係上有困難,或是深為公婆、姑嫂、夫妻關係所困擾的成人,追根究柢,都源於個人的「界線」不清楚。

    我與婆婆住在一起九年多,很多人乍聽我與婆婆同住一個屋簷下,都覺得很訝異,我們怎麼和睦相處的呢?事實上,我的原則很簡單,就是彼此尊重彼此的界線,也尊重各人的空間。我們是一家人,但是我們都是獨立的個人,彼此並沒有「權利」與「義務」,而是「互助」與「關懷」。婆婆跨越我的界線時,我會婉轉地說清楚;她希望我遵守她的界線時,我也努力配合。

     

    管教小孩也是。有時候,我看到一些媽媽在管教小孩欠缺原則,造成小孩利用「模糊界線」達成目的。比方說,原本說好出門不買東西,結果孩子在街邊賴地要求買玩具,媽媽拗不過就答應,或是說:「好啦!好啦!那妳不要哭,我買飲料給你喝。」或是,明明說好十分鐘後要離開現場,可是十分鐘後孩子不走,媽媽就無奈地在旁邊等。

    最常見的還有:明明是孩子該收的玩具,媽媽一邊罵、一邊卻動手幫忙收;或是明明已經講好半小時內吃完飯,否則不准出去玩,但吃不完媽媽卻一匙一匙勉強餵完,然後還是一起出門……像這類情況就是「界線不清楚」。孩子了解你沒有原則,就會越來越「盧」、越來越「番」,因為他知道,只要吵鬧你就會投降。公婆、姑嫂、丈夫也是,剛開始每個人都想試試看,看你可以忍受到什麼程度,於是你越是不吭聲,大家就當作你心甘情願。

     

    練習鐵石心腸,耐心樹立界線

    要樹立「界線」,初期往往是很辛苦的。比如說,你要一次一次提醒或教導他去把書包放好、收碗放筷、收衣物、收玩具,甚至得「收玩具」、「收玩具」、「收玩具」……像壞掉的留聲機一樣每天重複同樣的要求來堅持底線。

    父母也必須清楚「立界線」跟「冷酷」是不一樣的。硬心腸的部分,是針對實踐界線的部分,並非情緒處理的部分。妳可以同情或同理孩子的感受,表現你的愛,但不能沒有原則。當孩子因不能達成目的而哭鬧時,我會抱抱他、等他發完脾氣,接受他在房間哭,甚至等他的情緒平靜下來後進房跟他聊聊,陪他讀一本書。但我不會改變既成的事實。

    當你的界線清楚,孩子將會在很短的時間內知道,做錯的事不可以再犯,但不影響「你愛他」的認知。

     

    朋友以前看我訓練「媽媽PLAY」教室的小孩收玩具,常笑我:「光看妳督促他們收玩具,乾脆自己收一收比較快!」但是,費時、費力、費唇舌當然是有效的,堅持了一個月,孩子們從一開始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收玩具,現在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滿房間的玩具只要二十分鐘就可以清潔溜溜!為了建立好界線,這些辛苦都是必須付出的。

    最難的,有時候是面對孩子的求饒與眼淚。

    媽媽都是心疼孩子的,有時看著孩子必須眼睜睜放棄原本的快樂、福利從眼前消失,或是甚至必須連媽媽的福利也陪著一起消失,難免內心動搖。像我,也常在每一個還來得及回轉的路口,想著:到底要不要堅持取消他的遊戲行程?但我很明白,孩子可以不打不罵,民主對待,但管教的界線一定要非常清楚。否則,他將會變成一個嬌縱、品格低下、不負責任的孩子。長大之後,又會成為一個沒有界線的人,不但別人受害,自己也受害。

     

    所以,硬起心腸立界線,真是每一個父母需要練習的課題啊!

     

     

    摘自 陳安儀《父母最想知道的親子聊天術》 / 野人文化

     

     

    Photo:Mario Antonio Pena Zapateri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小野》孩子懂得壓抑情緒,不代表他心裡沒有任何傷痕,別用「不乖」來批判孩子的眼淚 名家專欄

    小女孩敢大聲哭,因為她知道她有一對容許她放聲大哭,而不會被懲罰的父母親。

    我端著一杯榛果咖啡走在有風也有陽光的台大校園裡,校園裡的杜鵑花落了,輪到白色流蘇花登場,我想找個地方坐坐,趁著好天氣到戶外看樹也看書。

     

    我一路走到了「大考中心」的廣場。有個雙語幼稚園的師生和家長們正在廣場上進行著遊戲,老師賣力的擺動腰身唱著歌,孩子們圍成一圈跟著老師做著動作。我發現有張長型的木製餐桌旁只有一個背向著我、守著嬰兒車的年輕爸爸,我終於找到可以歇腳的理想位子,我喜歡這樣的場景。

     

    或許有過陪伴孩子長大的經驗,或許有錯過什麼的遺憾,我喜歡看到孩子們在身邊繞來繞去發出歡樂的笑聲,那是一種天籟。我喝著咖啡,讀著剛剛才拿到手的新書。幾個孩子爬著一棵橫著長的老樹,有個小女孩躺在幾乎和地面平行的樹幹上笑著說:「啊,我好悠閒。」

     

    這時候我的身後傳來了一個小女孩很慘烈的哭聲,那種哭聲真的可以用肝腸寸斷來形容,扛著照相機的年輕爸爸蹲在小女孩身邊安慰她,她不但沒有停止哭泣反而更大聲。年輕爸爸耐心用完了,起身離去,輪到年輕的媽媽走過來安慰小女孩。小女孩見到媽媽過來繼續放聲大哭,還把小袋子裡的東西全都丟在地上。年輕媽媽並沒有動怒,繼續輕聲細語的安撫她。這時候另一個媽媽走過來,在小女孩身邊放了一些小紙袋,在紙袋裡放了幾片樹葉,對著小女孩說:「我們來尋寶。」小女孩一聽,連鼻涕都哭了出來。

     

    女兒曾說,她羨慕可以哭出來的人

     

    我想起了女兒曾經對我說過的話:「你常常說你小時候很愛哭,而且是大聲地哭,可是你一定沒有看過叔叔大聲哭。叔叔是家中的乖老么,為了滿足大家的寵愛和期待,他一定盡全力裝乖巧,討好長輩。哥哥小時候也常大聲哭,有時候是因為恐懼,有時候是因為不滿,而我總是假裝堅強,和叔叔一樣的壓抑。不願意讓自己內心澎湃或激動,這是不是一種病態?我很羨慕可以大聲哭出來的人。」女兒從小善體人意懂得體貼別人,摔了一大跤受到痛苦都不會哭,大人總愛讚美她勇敢堅定。

     

    這個長得有點像我女兒的小女孩能量真是驚人,她持續大哭著一點都不壓抑。這時候有個長髮女孩用雙手壓住耳朵問我說:「叔叔,她為什麼哭?」我說:「我想她是很難過或是痛苦吧?也許只是玩累了。哭總是有理由的。叔叔小時候也會哭的。哭哭也好。不是嗎?」「可是,我從來都不會哭呢。」長髮女孩很乖巧機伶的看著我,等待著我的讚美說真乖。我沒說,只是笑笑。因為我最常讚美女兒的就是這個字,乖。難道愛哭的孩子就不乖嗎?年輕媽媽終於牽著痛哭的女孩離開了廣場,走到廣場外面的人行道旁,我還是聽得到她的哭聲。遠遠的可以看到年輕的媽媽依舊蹲著和她說話,沒有一點動怒。我清楚的知道,這就是小女孩敢大聲哭的原因了,因為她知道她有一對容許她放聲大哭,而不會被懲罰的父母親。

     

    我離開廣場時,小女孩的哭聲已經化成了風的一部分,緊緊的跟在我後面。痛快的哭吧,小女孩,你是幸福的。我揉了揉眼角,怎麼也溼溼的?長大以後,我已經很久不會哭了,直到初老,我終於有了讓眼淚流出來的勇氣。

     

    那次以後,我愛上了榛果咖啡,因為喝起來有一種眼淚的香甜味。

     

     

    摘自 小野《人生,不能什麼都要》 /麥田出版

     

    Photo:daily sunny,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碗粿爸教出英文資優女兒林千祐,沒上過補習班,多益考出近滿分好成績! 熱門精選

    住在雲林的林峻巃認為,知識一定要活用,才能真正記住。台灣沒有英語環境,所以要自己創造。對孩子的教育用心,出發點是希望她人生有更多選擇,但其實自己學的還比孩子多。

    編按:
    雲林縣國三女生林千祐,小學時曾是父親賣碗粿、鹹酥雞和最得力助手,街頭曾傳遍她充滿孝心的叫賣聲,林千祐沒有補過英文,靠的是林爸爸對子女的「無痛英文教學法」的堅持,曾多次參考校內外的英文演講比賽,今年林千祐參加國中美語「多益測試」拿下99分只差一分就滿分!
    以下是未來FAMILY對林家父女所做的採訪:

    不靠補習、爸媽英文也很破的情況下,小孩有可能學好英文嗎?

    住在雲林的林峻巃,從女兒林千祐出生後開始播ICRT當背景音,在家也只看英文卡通;女兒4、5歲時,他大量剪接外國電影的英文對話,讓孩子聽與複誦。如此土法煉鋼,讓林千祐練出一口道地英文,還曾被外國人問是否在國外長大。

    2018年林峻巃在家門口擺攤,以賣鹽酥雞為生(現已改賣碗粿),看似尋常的樸實人家,林千祐與妹妹林言彤卻常用流利的英文聊天,場景很奇異。附近很多人都知道林家姊妹英文好,常有人來問林峻巃是怎麼教的。

     

    擷取英文電影適合的片段當教材

    林峻巃笑稱,自己英文也很破,但又希望孩子能學好英文,「剛好我喜歡看電影,我就想,何不請Tom Cruise、Will Smith等人來教孩子英文呢?」於是,每天收攤後,他都會撥出1、2個小時,看英文電影,擷取適合的片段,剪接下來當成孩子的英文教材。

    林千祐回想,小學時班上幾乎所有同學都有補英文,只有她沒補,但她的英文卻最好。每次見到留歐回來的英文老師,兩人都用英文對話,「如果有外國人來買鹽酥雞,爸爸也都派我去講,還有人問我是不是在國外長大。」

    林千祐小六時,林峻巃想知道女兒的英文程度,為她報考了多益,結果聽力近400分、閱讀100多分。「考試中有很多商業詞彙,千祐比較陌生,這樣的成績還算OK,也讓我們知道未來要加強閱讀。」林千祐也曾獲選Cool English英語線上學習平台的閱讀王。

    60年次的林峻巃回憶,自己小時候遇到的老師都很兇,「那時考試成績不好,老師還會用棍子打,甚至當眾賞巴掌,讓我對英文、數學都很害怕。」加上家中教養方式也較傳統、威權,他13歲就曾離家出走,國中畢業後就沒再升學,成家立業後,才慢慢補完高中學歷。

    「我在讀書這方面很失敗,生活辛苦,自然希望孩子的學習狀況能好一點。」林峻巃回想,他英文、數學兩科目的學習經驗最差,相較之下,英文相對有可能自學,他便決定從英文切入。「當然我也不是放掉數學,而是數學需要老師系統性的教。我跟孩子說:『你去學校好好學,回來教爸爸,以後你考大學,我跟你一起去考。』」

    零歲開始就為女兒創造英語學習環境

    林峻巃帶著女兒從零歲開始自學英文,每個階段有不同做法及目的,創造了英語學習的「自然環境」。

    1.未滿周歲:開車播ICRT,創造英文小環境

    決定自學英文時,林千祐還沒滿周歲,林峻巃開車出門時總是播ICRT。「我太太一開始還不高興,因為沒人聽得懂,但我覺得聽不懂也沒關係,就當個背景音,讓孩子聽聽標準的美式發音跟講話節奏。既然我們沒有英文環境,就自己製造啊。」就這樣,ICRT聽了好幾年,直到後來雲林的ICRT老是被蓋台、收訊不好才停止。

    2. 3歲左右:隨時隨地教英文單字,並刻意上網查找新單字教

    林千祐快3歲時才會講話,算是比較晚。那時林峻巃已經開始賣鹽酥雞,有空時就教孩子單字。例如,看到樹就說「這個是tree喔。」「我把知道的單字都教她了,但老實說,我們能記得幾個單字?apple、mouse,幾十個字就沒有了。」後來林峻巃上網找了近200個單字,每天教結果林千祐全部都記下來了。

    3. 學前:日常生活中放英文卡通給孩子看

    背單字相對無趣,林峻巃也覺得累,那陣子之後就沒再持續,改以看英文卡通,讓林千祐接觸英文。

    「大人做生意時,就放英文卡通給她看,聽不懂也沒關係,二、三十分鐘裡,她可能聽到幾個字有印象,以後看別的卡通或許又聽到、印象又加深,慢慢讓她對英文有概念。」有一陣子,林家長輩還因為家中電視只看英文,跟林峻巃嘔氣。

    某一天,林峻巃去果菜市場採買擺攤所需食材,聽到兩個年輕人在吵架,邊吵邊罵三字經。「他們三字經之流利、之有氣勢的,連我都嚇到。」

    當時他突然驚覺,如果生活中用不到三字經的人,自然不知道要怎麼講,那為什麼有人能把三字經用得如此到位呢?因為這是他們,生活中用得上;其實學英文也一樣啊!

    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根本不常用、甚至不會用到英文,「如果不刻意去接觸,一整年下來,Good morning可能講不到2次,需要講時當然生疏、尷尬。」受到「三字經事件」的啟發,加上林峻巃本來就很喜歡看外國電影,他決定用電影教孩子英文。

    4. 5歲左右:以電腦錄下電影,剪接英文句子播放,讓孩子複述

    當時林千祐約4、5歲,網路上的影音資源還沒那麼豐富,林峻巃就用Windows內建的錄音程式錄下電影片段,再自己剪接。「我都剪一個句子,例如『Good morning』、『How do you do』之類的,播給孩子聽,再請她複述,唸得還不錯就稱讚她,孩子就很開心。」

    後來林峻巃輾轉認識了雲林科大的教授,對方剛從美國回來,建議他可以用VPN接美國的Netflix,多讓孩子看英文節目。林峻巃真的裝了,並把他的「電影學英文」計畫從錄音版升級到錄影版。

    「我還是會剪接,但頂多就剪兩句,不會太多,剪好後我播給孩子看,讓孩子複誦,然後請她把句子寫在黑板上。」林峻巃說,看電影有個好處,就是看得到演員的表情,更能掌握對話的情境。

    比如說電影中常用到「call in and quit」這句話,是說某個人已經辭職了,「請孩子仔細聽,就會發現『call』跟『in』連音,然後『and』是幾乎聽不到的,因為在口語中被快速的帶過了,而且通常這句話不太正面,說話的人表情會比較冷淡。」

    5. 小學:讓孩子翻譯YouTube的英文節目,有問題就問老師

    久而久之,林千祐幾乎都能聽懂電影在說什麼,林峻巃便開始讓她翻譯YouTube的英文節目。類型多元,包括美食節目、旅遊節目等等,希望增加各領域的詞彙量。也練習打字,有問題的地方就抄下,去學校請教老師。

    林峻巃強調,人的記憶有局限,再怎麼會背的人也還是會忘東西,知識一定要活用,才能真正記住,台灣當然沒有英語環境,所以要自己創造。他不諱言,自己對於孩子的教育如此用心,是希望孩子的人生有更多選擇,「但這一路走來,其實我學的還比孩子多。」

     

     

    碗粿爸爸看電影學英文的三大階段

    階段1:錄下電影片段,一次一、兩句,讓孩子仔細聽、跟著唸、揣摩語調。每天練習量不一定,看當天空閒時間,多的時候可能會超過十句。

    階段2:改用錄音,讓孩子留意演員說話時的神情、用這些句子的情境等等。一樣每天練習幾句。電腦中分「0、1、2、3、4、5」的資料夾儲存句子,0表示沒學過,1表示第一天學,2表示第二天學…一個句子至少 要學5次,5次之後檔案就放著,偶爾再叫出來看看還記不記得。

    階段3:讓孩子翻譯YouTube的英文節目,類型不限。此時聽力已不錯了,翻譯的目的是多接觸各領域的字彙。

     

    圖片提供:林峻巃(碗粿爸爸)

    數位編輯:黃晨宇

    就算是一塊鐵,經過雕琢也能發亮》技職金牌學生重要推手 楊弘意老師:這些「比慘的」孩子給我帶來的一課 熱門精選

    撐下去,十年後回頭看,如同泥淖的成長環境可能是養分,這一套套人生劇本儘管曲折,可以從此往沒有光的地方軟爛,也可能走過幽暗、變得閃亮。 我能教,但我不是神仙,救不了所有學生。

    有些孩子,我還是鬆手了 

    學校其實宛如小世界,舞臺上,有金牌的聚光燈與掌聲,自然也有舞臺下的暗處與哭泣。身為老師,被嘉勉的時刻,常常是學生勇奪多少面金牌、帶出高升學率的班級,但眼見「下墜中的孩子」,我們接住了多少?關心的人並不多。 

    我自己出身農家,也格外疼惜辛苦的小孩:有人出身貧困,有人家庭教育扭曲,有人承受校園霸凌,更有人被家暴──我常常鼓勵這些孩子:老天爺正替他們寫故事,撐下去,十年後回頭看,如同泥淖的成長環境可能是養分,這一套套人生劇本儘管曲折,可以從此往沒有光的地方軟爛,也可能走過幽暗、變得閃亮。 

    我能教,但我不是神仙,救不了所有學生。 

     

    教學現場的尊重和禮貌 

    自二○一二年進入木柵高工服務至今,我專任機械科教師,也曾擔任導師,一晃眼,八年了,我除了記得那些得牌的學生,還有一些孩子深深衝擊了我。 

    來到技職學校第一線,模具科、配管科、鑄造等科別是「產業特殊需求類科」,這些專業科目堪稱工業之母。從二○○七年起,教育部為了配合國家經濟發展需求、培育基層技術人才,並且落實政府照顧弱勢族群的政策,在高職裡,讀這些科別的學生,不論公私立,一律有免學雜費補助。 

    然而,也因有著國家補助,政府特別鼓勵經濟弱勢生就讀,讓稀有類科學生錄取時,有一部分名額堪稱是「比慘的」──沒有最慘,只有更慘,不是雙親有變故,就是比家戶所得的弱勢者,這也讓這些「稀有類科學生」成了五根手指頭中,小拇指的最後一節。 

    但我不願意放棄孩子,至少在生活常規上。 

    有些老師會跟學生打成一片,甚至稱兄道弟,我並不認同──我覺得師生之間還是要有基本禮儀,當學生直呼我的名字「弘意」,我會馬上糾正:欸,這樣對嗎?那是一聲提示、是教育,我常常告訴學生:請、謝謝、對不起,不是國小課堂上就應該學過了嗎?為什麼已接近成年,還要不斷被提醒生活的禮儀? 

     

    禮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並非老派,而是尊重。儘管在西方學術殿堂,師生可能以彼此的名字互相稱呼,但文化不同,也沒有好壞之別──過去我在師大念書時,實驗課上會有同學對著教授說「你怎樣、怎樣」,實驗暫告一段落後,我會忍不住提醒同學,應該加個「老師」吧?當下,同學沒什麼反應,我可能也被視為怪咖;在高職執教之後,早上見到在校園除草的工友阿伯,我也習慣說老師好,他們都好開心。 

    而今,當我的學生參加競賽口試,我會要求他們:回答老師的提問,不能直接把答案脫口回出,而是先加稱謂「老師」二字,那是教學現場的尊重和禮貌。 

    教學相長也,老師所教導的,不見得全是對的;老師並非高高在上,更不能壓制學生的聲音。我享受的,是與學生一起鎖定目標、向前衝。年復一年,我會請學生把前一年的得獎海報撕下來、騰出空間,再跟他們說:「你們今年拿下獎牌之後,再貼上自己的海報!」換作我是學生,如果老師這樣跟我說,我也會非常努力吧。 

    「就是因為國中不努力,我們都曾經不被看好,難道我們還要被看衰小三年?」這樣直接地喊話,不知不覺,學生特別願意聽我說,有些學生甚至因此而改變;拉長生命河流,師生相逢一瞬,謝謝這些孩子給我帶來的一課,我想花點篇幅,記錄他們的身影。 

     

    之一、舉廣告牌的學生 

    這個孩子總是臭的。 

    當然,我不是第一個發現的人,與他朝夕相處的同班同學,感受更深,也用力地排擠他──我負責教高二的他們「機械力學」──這個學生與家人關係惡劣,不常回家,而且自力更生,只是未成年的孩子要打工,又要有個居所可以收容他,只能在外面舉牌;也是因為這個孩子,我才知道:舉牌人有宿舍,那就像是街友的窩,但可能沒有地方洗澡,於是,孩子總是散發濃濃的氣味;冬日衣服不夠,孩子就把所有的衣服穿在身上,一層一層,是他對世界的防衛,誰都進入不了。 

    直到有一天,我寫著板書,後方傳來一響清脆的撞擊聲:那孩子從椅子跌下,全身抽搐。我愣住了,只見平時欺負他的同學立刻衝過去、掰開他的嘴巴,再拿筆讓他咬著、側躺,讓口水流出,好似很有經驗。原來孩子是癲癇發作。

    事後我很慚愧,身為老師,竟不知道學生的狀況;仗義多半屠狗輩,幸好在言語霸凌的尖刀後面,還有同學的互助――無奈的是,當導師請媽媽來學校健康中心,探視癲癇發作的孩子,媽媽淡淡回應:不用了,等一下孩子就會好了。畢業前,孩子特別過來告訴我,跟爸媽的衝突已經緩解,也願意回家了。我只希望這孩子之後不用再艱難地舉牌,可以擺脫一道道家庭給他的枷鎖。 

     

    之二、趴著睡覺的學生 

    他是個乖孩子。 

    有一整個禮拜,他沒出現在課堂上。向同學探問,才知道孩子的父親過世;再問班導師,了解到他家裡環境不好,爸爸是經濟支柱──然而,孩子承受父喪後,回到課堂,鎮日趴著睡覺。 

    我把他叫來辦公室,關心他的狀況。他沒多談家裡的事,只向我抱怨起妹妹:「妹妹回家都要開冷氣,但家裡根本沒錢付電費……」我再問起,夏天時怎麼睡得著?體型壯碩的孩子說:躺很久很久,就會睡著了…… 

    我想幫他申請獎學金,他不要;我要自掏腰包資助他,他不要;孩子把鞋子都穿破了,我想買雙新鞋給他,他也不要──從他父親過世後,課堂上,我再也沒看過他閃閃發亮、求知的眼睛。他趴著,再也沒起來。 

     

    之三、嗆我的學生 

    「叫叫叫,你叫什麼叫!」我把睡覺的學生喚醒,他伸個懶腰,大聲回應我。難道當老師的不能叫學生起床嗎?他又嗆一句:「你可以繼續唱歌了啦!」 

    事後回想,這學生還真機伶,剛睡醒竟然就能跟我對答如流,但那時候的我怒不可遏,只是我不擅長與人起衝突,只好請教官來,馬上把學生帶離教室,以免爆發更大的衝突。 

    課後我打電話給孩子的媽媽,說明課堂上的狀況。媽媽說:「我的小孩可以不會讀書,但不能沒有禮貌……」放學後,媽媽不僅要求孩子寫信、向我說對不起(但我當場把信一揉,丟進垃圾桶了……),還親自跑到學校來想跟我道歉,只是我剛好有課,沒辦法跟這位明理的母親見面。 

    孩子在畢業前還記掛著這件事。他跑來跟我說,不知道高二怎麼會這麼叛逆?相信教室裡應該沒有壞學生,只有很壞的氛圍,師生難免有衝突;對撞前,希望我能一次次記得踩煞車。 

     

    之四、差一點去當檳榔西施的學生 

    她是我在彰工實習時,指導的國中技藝班學生。 

    這個孩子那時候念國三,上工廠實習課時非常認真。女生在「黑手界」是稀有動物,自然也格外受到照顧,常常有偷懶的空間,但這孩子兢兢業業,最後考上了國立秀水高工;不幸的是,孩子的爸爸發現罹患癌症,她也開始到彰化和美的麥當勞打工。那時我已結束實習,在臺北執教,當這個孩子告訴我,想要爭取技能競賽的選手資格,我還特別為她準備小工具箱,趁返鄉時拿去她打工的速食店……可惜的是,最後她沒能選上。 

    儘管擔任實習老師只有短短半年,師生仍舊聯繫著。家庭環境因素使然,孩子在高工畢業後投入職場,到彰化的建築公司上班,準備考「乙級建築物室內設計技術士」證照;而當老師最開心的事情之一,就是見到學生成家立業。這孩子結婚前夕,特別帶著另一半親自到臺北,送上喜帖、喜餅;婚宴上,敬酒敬到我這一桌時,她跟大家說:「弘意老師是我的恩師,如果沒有弘意老師,我可能要去當檳榔西施了……」 

     

    之五、停不下來的學生 

    孩子一年級時,自願擔任實習工廠的領班,表現好,和老師的關係也很好,但他操作機臺時,除了用力眨眼,還會出現抽搐、聳肩等行為──原來,孩子患有妥瑞症(Tourette's Syndrome)。 

    未成年的孩子,還不見得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與自己不一樣的人,甚至有一天,他們也可能是少數──與妥瑞症同學相處,其他孩子常常投以異樣眼光,只是這個停不下來的孩子承受的外界壓力愈大,發病就愈嚴重。儘管他想成為選手,但機械操作安全第一,容不得任何閃失,他自然不能參加比賽。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原本我建議他嘗試「全國身心障礙者技能競賽」,無奈的是,妥瑞症患者並沒有身心障礙手冊,孩子也就不符合參賽資格──漸漸地,孩子少了奮鬥目標,上課也愈來愈無力。 

    後來孩子轉學,去另一間技職學校的建築科夜間部,白天在建築公司打工,下班後去上課。轉個彎,老天爺也許為孩子關上一扇機械的操作大門,卻開啟了另一扇窗:期待之後再聽到這個孩子的消息,是他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建築師了。 

     

    之六、最難教的是家長 

    在來到木柵高工的第二年,我擔任導師。站在課表前面良久,看到「導師楊弘意」這幾個小字,頓時覺得意氣風發──我才離開學生身分沒多久,就能當導師,一定要有一番作為,振衰起敝、帶出新風氣。 

    導師是有福利的,可以一周減四堂課,外加每月三千元的職務加給;然而進入現實教育現場,我發現:一者,要同時帶學生參與技能競賽,又要讓一個班級在三年下來開花結果,根本難以兼顧;二者,教育零拒絕,教育部以學生為主體,高舉「學生受教權」大旗,警告、小過、大過這類的懲罰已經無法約束學生(另有一說是,政府也怕讓這些問題學生走出校門吧,還不如把他們「關」在學校……) 

    當導師,我不只要導正學生的生活常規,更要與家長來回「溝通」;最後,我發現最難教的是家長。我很受傷,也很失望──龜毛如我,規矩很多,我這種人不適合當導師。 

    曾有臺北某知名百貨公司的主管,讓孩子在我這兒受訓。一開始,家長還算支持孩子的目標;練習了一陣子,家長覺得學習機械很辛苦,孩子不該當「苦力」,最後讓孩子離開了訓練團隊。但回到班上,孩子的學業表現也沒有提升。當家長期待念技職學校的孩子之後可以坐在辦公室吹冷氣、勾勒不切實際的願景,不見得對孩子好。 

    也有穿著時髦、很懂打扮的家長,嫌棄學校制服醜,孩子一入學,就帶孩子訂做衣服,把制服褲子改成緊身九分褲;原先,我向家長提議:何不讓「改衣服」成為獎勵? 

    家長非但拒絕,與我的爭執愈演愈烈:他的孩子每一堂課想睡就睡,我一次次把孩子叫醒,甚至按校規懲處,家長卻說:「孩子還在長大,應該要好好睡……」 

    也有家長放任孩子,明明該穿制服到校,卻讓孩子穿體育服來,一被我糾正,家長立刻反駁嗆聲:「體育服、制服不都是學校的衣服?導師憑什麼記我小孩警告?就是因為制服沒乾,才穿體育服去學校的!」當時我被家長唬住了,頓時語塞無應。

    這件事情困擾了我很多天,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處罰過當?直到想起小時候,有次也是早上起床發現校服沒洗,只見媽媽迅速蹲下來手洗衣服、脫水、再用吹風機烘乾,衣服穿對了,才允准我們去上學。事後我常常在想:其實這位家長也在公部門任職,需要穿制服上班,難道就可以恣意決定穿搭嗎? 

    在日本,形容那些以自我為中心、不講理的監護人是「怪獸家長」(モンスターペアレント,Monster parent);在美國,則諷刺宛如直升機、盤旋在子女頭上, 隨時降落幫忙解決問題的家長為「 直升機家長」(helicopter parent)──終究,小孩是一面鏡子,映照出周遭大人、家庭的樣貌,我們想要有怎樣的孩子,就該給予怎樣的身教,而我必須坦白說,身處教育第一線,最難教的,是家長。 

     

    摘自 楊弘意《撕下標籤,別讓世界看扁你》/ 三采


    楊弘意

    木柵高工機械科老師 / 技職奧運國家隊教練

    經歷
    ●  國家教育研究院諮詢委員
    ●  國際技能競賽國家代表隊 指導老師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吳佩珊

    孩子作業老是出錯、考試成績不理想?父母與其每天向孩子強調認真檢查的重要性,不如教孩子在落筆前就認真對待 熱門精選

    一個優秀的孩子之所以優秀,不是因為他有認真檢查的習慣,而是他有認真讀懂題目、認真思考、認真寫字、認真畫圖、認真檢查等習慣。

    「認真檢查」是寫好作業的重點嗎?

    在父母要求孩子寫作業的過程中,我聽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認真檢查。幾乎所有的父母都會習慣性地說一句:「寫完了,認真檢查。」可事實上,國中生、高中生能夠做到認真檢查的都很少,更何況是一個小學生呢?要一個低年級的小學生「認真檢查」,不過是一種形式。

    一位資深基層教師曾回憶說:「在我執教的三十年中,能夠做得到認真檢查的學生鳳毛麟角,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有個叫吳嘉欣的小女孩,就是一個會認真檢查作業的孩子。每次她寫完作業,都不會急著交,而是坐在座位上,手裡拿著一支筆習慣性地轉動,眼睛卻專注地看著作業。有時候,我會反覆催:『還有誰沒有交作業?』她都不急著交作業,直到最後我說:『再不交就不收了。』她才會自信地把作業交上來。在小學,我教了她三年,大小考試,她沒有一次不是滿分的,這樣的學生我沒有教過幾個。」

    既然認真檢查是一項很難的學習任務,或者說是種很難養成的習慣,那為什麼老師和父母還要不停地讓孩子認真檢查作業呢?我們不得不思考,認真檢查作業真的是我們最後的目標嗎?是學生出色完成作業的最高境界嗎?

    小航和小威的父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兩家人總是會定期聚會。兩個男孩子又都是五年級的學生,同樣的頑皮、好動,所以兩個孩子也非常投緣。他們不在同一所學校,小航的成績一直非常優秀,屬於班裡的資優生;而小威就要遜色很多,成績總是在中上的位置徘徊。

    有一次放學後,小威的媽媽接他到小航家參加聚會。小威一到小航家,兩個孩子就開始到臥室裡寫作業。兩個媽媽叮囑他們要認真寫,寫完以後家長要檢查,如果寫不好,就不可以玩遊戲。也許是遊戲的巨大誘惑,兩個孩子寫作業的速度都比平時快了很多。寫完後,兩個人就央求要玩遊戲,兩個媽媽說:「你們兩個彼此檢查一遍,檢查沒有問題了再玩。」小航的作業檢查完畢,基本上沒有錯誤,但小威的作業卻是錯誤百出。小威媽媽感覺自己的顏面被孩子丟盡了,氣憤地說:「小航幫他看看怎麼錯的,笨死了!」

    小航指著第一個錯題,問他:「你知道怎麼錯的嗎?」

    原來小威把數字「6」抄成了「0」,小威說:「我抄錯數字了。」

    一貫嚴謹的小航追問道:「你為什麼抄錯了呢?」

    小威看著數字,手不自覺地放在腦袋上抓頭髮,他似乎在說給小航聽,又似乎在自言自語:「我為什麼抄錯了呢?我為什麼抄錯了呢?」

    小航也繼續追問,說:「對呀,你為什麼抄錯了呢?」

    小威嘴裡不再喃喃自語,但是手依然抓著頭髮,似乎在思考這個他熟悉又陌生的問題。在平時的作業中,小威經常抄錯數字,每一次媽媽提醒他有錯時,小威都會快速地改過來,但是第二天依然還會抄錯。儘管媽媽有時候也會非常氣憤,但是從來沒有問過他:「你為什麼抄錯了呢?」小威自己更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就算每次媽媽在他改正過來後,都會惱怒地補上一句:「以後認真檢查!」但是抄錯數字的問題依然沒有得到改善。

    小航繼續帶著小威改第二個錯題,在這一題中,小威把「運出的貨物」看作「運來的貨物」,計算出的答案當然天差地遠。小航又是一臉嚴肅地問小威:「你怎麼把『運出』看成『運來』了呢?」

    小威這回也變得嚴肅起來,他不再抓頭髮,也不再低聲自問了,內心有了少有的深思:「對呀,我為什麼就看反了呢?」以前他也時常出現這樣的解題失誤,不是不會,就是在解題的一剎那把題意弄了個「南轅北轍」,媽媽每次發現這樣的問題,就會暴怒:「要你認真點,你就是不聽。你看看這題應該錯嗎?氣死我了!」最後也不忘補上一句:「以後認真檢查!」可是媽媽從來沒有問過他,他自己也沒有問過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失誤呢?」

    小航每指出一個錯誤,都會這樣不斷地追問小威,而小威一個都回答不上來。但是小威的神情卻顯示出,這次他真的找到低分的原因了。此前,他總是在錯了之後改正,改正之後繼續犯錯,從來沒有深入地思考過,是什麼導致了自己不斷地出現同樣的錯誤。現在他明白了,是因為自己做作業的態度不嚴謹。每次做作業,無論有多少錯誤,都有媽媽檢查出來並一一指明,頂多挨幾句責罵,但是那又能怎樣呢?媽媽生過氣後,「認真檢查」也就是一個習慣用語而已。

    檢查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檢查的最終的目的是減少錯誤率,提高作業的品質。怎樣才能提升作業的品質呢?其實不在於做完之後的「認真檢查」。一個人一旦犯了錯誤,是很難發覺自己犯錯的,要改善問題應該從源頭找起,也就是孩子在動筆的時候,就要保持認真的態度,最後才可以完成高品質的作業,而我們往往會把「認真寫作業」分成「寫作業」和「認真檢查」兩部分來執行。

    小威的問題,不僅僅是他自身的問題,媽媽在發現他的問題之後,只是讓孩子走一個「認真檢查」的形式,而不是追本溯源,沒有改善孩子在動筆前不認真的態度。如果小威從寫第一個字的時候,就意識到自己要看清楚了再動筆,就會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錯誤;如果小威在解題的時候,靜下心來去讀懂題目,就會減少因為馬虎而形成的錯誤;如果小威每次計算的時候,都能屏息凝神地認真對待,他抄錯數字的可能性就會變小。

    一個優秀的孩子之所以優秀,不是因為他有認真檢查的習慣,而是他有認真讀懂題目、認真思考、認真寫字、認真畫圖、認真檢查等習慣。另一位資深基層教師,每次替學生進行考前輔導的時候,都會告誡孩子們:「當你把3加4算成6的時候,你會非常肯定自己的決定,而且心裡還會告訴自己3+4=6是對的。因為我們往往非常信任自己的第一印象,而且很難更改,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總是『當局者迷』的原因。」因此,我們要想把作業做好,就要用正確的態度來寫作業。

    有研究表明:在多數情況下,一個經常得滿分的學生,比一個成績經常在六七十分徘徊的學生的考卷,書寫要更工整,塗改也更少。因為優秀的孩子都是在慎重思考之後才落筆,他把「認真」兩個字放在了寫作業的第一步。做為父母,與其每天向孩子強調認真檢查的重要性,不如讓孩子在落筆前就認真對待。

     

    摘自 王莉 《有一種崩潰叫,陪孩子寫作業》/采實文化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大來賓開講】洪蘭:父母對孩子的態度,會影響他的命運 影音

    洪蘭:父母不要追求完美,孩子學得更好

    華人父母容易對孩子的學業有更嚴謹的要求,也容易因為孩子表現不好,而傳遞出「你做的不夠好」的訊息,讓孩子不敢開口。

    而孩子選擇不開口或是說謊,其實是在乎父母感覺的一種表現,如果我們無法接受孩子的本質,只希望他成為我們心目中的小孩,那麼對於親子關係就會是一場災難… 用鼓勵與探索代替處罰,孩子會更願意嘗試,創造力也會更好!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