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動寶貝特效藥:師生的愛

這一切的改變,都打從小圓對我說的那句話開始:「老師,大家都對我好好,我也想要做一些什麼。」

撰文/彭瑜亮、攝影陳品諠

自從「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這個名詞問世以來,各種討論從來沒有停過──怎麼鑑定最正確?程度如何區分?需不需要用藥?如何協助孩子?

時至今日,越來越多人認識這樣的症狀,也越來越多孩子被放進圈圈,大環境對過動寶貝逐漸有了理解與包容;但很現實的,過動寶貝在群體中很難真正融入,教學現場更是難以找到平衡點。究竟是誰需要在哪個環節上更加努力?是老師、同學、家長、醫生、還是孩子本人?

那年,我遇見了一位過動寶貝,或許這經驗不是放諸四海皆準,但肯定值得參考與思索。

 

那個時候我是小學中年級導師,班上有位需要服藥的過動寶貝──小圓.....

翻開他的輔導記錄簿,裡頭是他滿滿的「失控」相關紀錄。剛開學那陣子,小圓的表現也的確和輔導記錄相吻合 ──不專心、自行離開教室、無法配合團體行動,甚至有攻擊傾向……我苦思好幾天,希望找到「藥物以外」,也能幫助小圓的方式。

在分別和輔導室、前導師、小圓父母聊過之後,我試著給小圓無時無刻的大量鼓勵,肯定他十分鐘裡安靜的那一秒、肯定他考卷裡得到的那十分。漸漸的,小圓開始對教室裡的一切有了一點興趣了,更重要的是下一步 ── 同儕的力量!

在一次小圓不在教室的課堂,我讓全班同學勇敢說出對小圓的感覺。孩子們一開始面有難色吱吱嗚嗚地說著,沒多久,教室裡都是此起彼落的抱怨聲。我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微笑的認同大夥兒的情緒:「真的!」「是我我也很不舒服……」看大夥兒抱怨得差不多了,話鋒一轉:「你們知道嗎?小圓是天使耶!」孩子們滿臉錯愕,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如果妳好想好想跟大家玩,和大家一起讀書,但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和嘴巴,結果讓身邊的人都不喜歡妳,那種感覺,大家能想像嗎?」孩子們都楞住了,而我繼續試著描述小圓的心情和每天遇到的窘境,漸漸的,有的孩子低下了頭、有的孩子眼眶泛了淚。最後我告訴大家:「小圓就是這樣的孩子!他是上天派來的小天使,讓我們有幫助他的機會,我們多幸運啊……。

在整整兩節課的分享討論後,孩子們看小圓的眼神全都變了,就從那堂課到重新分班這兩年的時間,教室中上演了一段又一段感人的奇蹟。

 

小圓的改變:「老師,大家都對我好好,我也想要做一些什麼。」

每次的分組,大家都搶著和小圓一組,那最不合群的小圓;每次的小天使任務,大家都搶著當小圓的天使,那進步空間最大的小圓;每次發考完試,九十分考卷得到的掌聲如果說是50分貝,那小圓的四十分考卷至少是100分貝,那成績最差的小圓;還有還有,那個我永遠忘不了的早上。

那天早上,我巡完外掃區回到教室,看到班上的孩子成成,一手捂著頭上的腫包,一手緊抓著小圓手上的棍子大喊:「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你還是要忍耐,因為我會痛!」而其他幫忙拉住小圓的孩子也齊聲附和。

之後,一群孩子陪成成去保健室,另一群孩子在教室裡安撫痛哭失聲的小圓。那我呢?有這麼棒的小天使們,當然就可以安心處理其他後續囉!

我打電話給成成的媽媽,媽媽在確定成成的傷勢沒有大礙之後,一點都沒有責怪小圓的意思,甚至還要我提醒成成去安慰小圓 ;而成成從保健室回來之後,第一件事也是主動去安慰小圓 ── 幫助小圓,已是班上大小朋友共同的事了啊!事件過後,班上更團結努力的陪伴小圓。

這次之後,小圓也再也不曾動手打人。每一次事件的落幕,我都努力讓小圓知道:大家為他努力,也值得他一起為自己努力。而小圓的改變,更令人感動。

四年級開始,他幾乎包辦所有困難或不討喜的任務,主動洗餐車、掃廁所、主動陪伴在廁所拉肚子的同學、主動打電話關心生病請假的孩子、主動幫同學清掉書包輪子上沾到的狗便便、主動幫忙收作業……還有還有!主動交作業、主動讀書、主動睡午覺、主動幫老師按摩和裝水(小聲說) ……這一切都打從小圓對我說的那句話開始:「老師,大家都對我好好,我也想要做一些什麼。」

分班前,小圓是班上人緣最好的同學之一。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