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上醫學系,他卻決定去看守天空〉林之然:在國圖沒日沒夜找大氣資料的過程,讓我感到非常享受

「現在回想起來,我國小到國中這段時間,人生花最多力氣的地方,是在試著融入班上同學這件事上。」

考上醫學系,他卻決定去看守天空

上次跟賈子謙(相關文章https://bit.ly/3tWjzxZ) 聊天,他提到班上有個同學,通過了北醫醫學系二階考試,最後卻決定去念台大大氣系,「啊,老師,他跟你兒子一樣,都是民吉的教學,他們應該認識。」

回家問兒子堂堂,他說,「喔,對,學長是我們民吉(民謠吉他社)最厲害的,學科跟吉他都很強,做事非常認真,跟大多數人不一樣。」

前天我跑去建中看何廢料拍片,他正在製作一系列「珍禽異獸」影片,邀請學霸們來教大家怎麼準備大學考試,班底林宸緯、蕭椏杰一定會到,然後賈子謙也來了,唯一一個我之前沒見過的,就是現在要寫他故事的林之然。

之然有著濃濃的眉毛,跟草食動物般純真的大眼睛,帥氣卻也能感受到其中流露出的一絲絲憂鬱與羞澀,每次回答問題前,會慎而重之地思考好幾秒。

好難想像他可以在那麼活潑瘋狂的建中民謠吉他社生存下來,他說自己五歲學鋼琴,八歲開始學打擊樂,到了高中想找一個功能性高的樂器,於是選了吉他,並且因為練得很勤,高二成為幹部。

「但其實我的個性跟吉他社的人還滿不一樣的,所以用了不少時間讓自己慢慢適應。」
跟之然聊天後才發現完全不是我原本想像中的不羈少年,他極度聰明敏感到令人心疼的地步,好像他的靈魂沒有皮膚那樣,坦白真誠,卻也非常容易受傷。

「現在回想起來,我國小到國中這段時間,人生花最多力氣的地方,是在試著融入班上同學這件事上。」

何廢料跟林之然是國中同學,「有夠厲害的,以前每天都看到他躺坐在圖書館書架旁的長椅上打『傳說』,結果不管我再努力都讀不贏,他是永遠的校排一。」

就是因為這樣異於常人的超能力,加上極度不擅言詞,「很多同學會覺得,我,怎麼說,很驕傲吧,於是就被,算是霸凌了吧。」

幸好這一切人際關係的沉重感在進了建中之後一掃而空,「在這裡我功課不是最好的,記得高一剛開學,英文老師突然發一張考卷讓我們寫,那完全是沒有範圍無從準備的內容,林宸緯考了一百零幾分,賈子謙九十幾,我才六七十,那天開始就知道,我變成一個普通人了。起初不太習慣建中這種互不干涉的氣氛,後來漸漸觀察到每個人都有他們獨一無二的特質,最棒的是,有好多人比我更不會講話,這實在太令人安心了。

 

爸爸不希望我當醫生

林之然的爸爸是台大畢業的心臟外科醫生,媽媽則是台大畢業的心理諮商師,我問,「那他們有希望你當醫生嗎?」
「沒有耶,」他搖搖頭,「相反的,我爸爸一直不希望我當醫生,他說念書的過程跟醫院的鬥爭太辛苦,不想我也過這種生活。」


「但你卻是一直以醫學系為目標對嗎?」
「是啊,我還是很崇拜爸爸,想向他看齊。」

「但為什麼你明明考上了最後卻放棄醫學系,轉而選大氣系。」
「這,」他無辜地看著我,「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

之然從小就喜歡看天空,觀察雲的變化,「國小時有段時間每天早上起來拍天空,以為以後可以用這些照片來申請想念的大學科系。」

慢慢的他發現台北的天空好低好悶,「每次全家出遊,車子越往南開,天空越遼闊,到了高雄整個嘩一下都是藍色的,然後會出現通往另一個世界般的高積雲,非常美,看著那樣的大氣變化,突然希望自己能輕易指揮風跟雲,去這裡下夠動植物需要的雨水,去那裡展現多彩的美麗,或許是那時候奠定了對地球科學的興趣。」


到了高中,知識更為豐富後,他嘗試預測天氣,「例如社團出遊,或是剛好沒帶傘時,我會打開衛星雲圖來看,什麼時段可能會下雨,或是幾點幾分雨雲有個破洞可能會放晴讓我衝一下。」

「哇塞的,那都很準嗎?」

「沒有,」他笑出來,「從來沒有預測成功過,所以需要去念大氣系修煉一下。」

 

我重新思考自己是怎樣一個人

高三模擬考四次有兩次考到60級分的他,學測時國文跟英文各掉了一分,「我也有用iPad pro做筆記跟寫考卷,但沒辦法像賈子謙那麼拚,高三開始他每寫完一本參考書就放在課桌旁邊的地上,沒多久就堆到超過桌子的高度,還差點比人高,但後來山崩了,那種畫面很震撼,我沒辦法做到。」

他覺得英文需要長期累積,國文作文更是無法科學掌握的項目,「雖然知道我沒有文采,但以為只要結構正確應該可以拿到正常的分數,但沒想到改出來,理性拿11分,感性16.5分(總分是各25),所以國文掉了一級。」

賈子謙在旁邊接話,「我也花很多力氣準備作文,考國文那堂因為剩下很多時間,我還把兩篇作文背出來,重抄一遍拿給老師看,老師說寫得不錯應該都有20分以上,結果也是只有19跟17.5分,四捨五入好不容易才有A。」他開玩笑說,「學長有講過,作文只能靠拜拜,拜越多分數越高。」

「那你們拜了嗎?」我問子謙跟之然。
子謙說,「拜了啊!」

之然是天主教徒,他當然有跟上帝祈禱。

除了祈禱考試能夠順利,男孩還問了上帝另一個問題。

高二下準備學測過程中,有個女孩走進他的生命,這帶來喜悅,卻也帶來憂傷,「使我情緒有過一段時間的波動,卻也讓我重新思考自己是怎樣一個人,適不適合當一個醫生。」

一階成績公布,醫學系跟大氣系都有通過,他決定同時準備這兩個系的二階考試,「它們需要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分頭進行非常辛苦,但也因為深入了解了大氣系所學的專業,加上在國圖沒日沒夜找資料的過程讓我覺得非常享受,更加確定自己是走研究的料。」

二階成績出來,兩個系都是正取,他面臨了該去醫學系做研究還是在大氣系做研究的難題。
「請教神父,他告訴我,選一個安靜的晚上,把兩個系的優缺點詳細列出來,然後閉上眼禱告,看看哪一邊會出現亮光。」

「所以,」我看著他,「最後是大氣系發亮了嗎?」
之然笑瞇了眼,點點頭。

人生的選擇是如此困難啊,恭喜之然找到閃閃發亮的那條路。

但為什麼我每次一閉上眼,閃閃發亮的都是叫我起床的太陽呢。
 


作者簡介|王蘭芬

畢業於東吳大學英文系,曾於北京大學中文系當代文學研究所就讀,著有: 《擊不倒你的,會使你更強大》、《故事許願機:你許一個願,我用一個真實人生故事回答你》......等書
 
 

 

圖片提供:王蘭芬、林之然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