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醫正取第二名的3C學習法,賈子謙:「我每天練團3個小時,沒有太多時間唸書,我在心裡跟自己做了一個約定

我高一、高二因為放學要練團三個小時,回到家吃飯洗澡後,大概只能再念兩個小時。不過從要參加社團開始,我就在心裡跟自己約定,一定要維持在校排或類排的前三十才行。

台大醫正取第二名的3C學習法

是的你沒看錯,家長們最煩惱頭大的3C也可以幫助小孩考上台大醫喔。

之前寫完建中搞笑三人組(誤),在臉書上認識了建中英文老師曹靖儀,台大外文系畢業的曹老師很用心教學,會注意到每個學生特別的地方,學測放榜後跟我聊到,「有個學生今年台大醫正取二,他是我遇到第一個使用3C產品來幫助自己,做非常有效學習的人。」

我一聽這一定要訪問的啊,馬上跟老師要了LINE,今天就跟賈子謙約在中正紀念堂的春水堂,剛剛一見到本人我立刻大喊,「太不公平了,你台大醫?」

「嗯。」男孩笑著點點頭。

「正取第二名?」

「對。」

「弦樂社社長?」

「是的。」

「還長這麼帥?」

「欸…。」他抓抓頭。

「然後你多高?」

「喔,183。」

「太不公平了~!」(笑)

 

他跟自己約定,一定要維持在校排前三十

子謙的爸爸是大學教授,媽媽是國小老師,但不知是不是看過太多學生,領悟強扭的瓜不甜道理,所以從沒逼迫子謙跟他哥哥念書,也沒要求他們補習。

「我小時候有跟外師學英文,然後台大醫一階過了之後有去補二階的科目,除了這些沒有補其他的,主要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覺得自己念比較容易理解。」

從小學到國中是永遠的全班第一,但這同時他大班開始學鋼琴,小學二年級開始學小提琴,高中進了建中弦樂社,「發現居然缺長笛手,於是我又跑去學長笛。」高二不但當上社長,還自組五人室內樂團,常去醫院、老人院、偏鄉演奏。

「天吶這麼忙,你什麼時間念書?」

「我高一、高二因為放學要練團三個小時,回到家吃飯洗澡後,大概只能再念兩個小時。不過從要參加社團開始,我就在心裡跟自己約定,一定要維持在校排或類排的前三十才行。

「如何能做到呢?兩個小時不算多耶。」

「可能參加社團跟好好念書都是自己的選擇,所以會有自律的意識,上課跟念書時專注力很夠。」

高二下大概五、六月時,因為疫情開始在家上網課,「覺得在電腦上寫考卷有點麻煩,剛好看到youtube上有人介紹使用iPad Pro加上Apple pencil可以直接寫在上面,就拿給我爸看,他同意幫我出一半,買到之後又加貼一層觸感較粗糙的膜,這樣寫起來就很順了。」

 

高二下卸任社長後,他先畫好一大張計畫表,「也是看我爸的例子,他說以前做研究非常認真,但因為沒有明確的規畫,走了很多冤枉路,我記取這個教訓,覺得規畫是很重要的事。」

在計畫表裡他擬定在兩個月的暑假裡先把學測範圍,也就是每科的一到四冊全部念完一遍,「因為沒有補習,補充教材不夠,先買一堆複習講義回來寫,之後上網下載各種考古題跟模擬考題,直接在iPad上寫,這樣資料存檔很清楚,也不用把一堆書帶來帶去。」

「這上面也可以計算嗎?」我歎為觀止地看他的iPad。

「可以,我都直接在上面計算,再也不用買一堆計算紙了。」

「那這樣寫了多少考卷。」

「大概有一百多張。」

子謙強調「不斷寫題、一直寫題」的重要,「寫題才知道哪裡不會,一直寫才能維持手感跟速度。」

像這次數A題目超難,他卻沒有太大感覺,「因為寫過太多題目,所以我解題很快,之前寫模擬考卷大概都在規定時間的一半就寫完,還可以檢查兩三遍,但學測時我發現怎麼只夠時間檢查一遍,可能這張算難,不過我考完本來以為可以100,後來是多選錯了一個,所以98分。」

我趕緊請教如何抵抗打電動跟看手機的誘惑。

「喔,」小帥哥笑了,「打電動我其實還好,打電動對我來說是社交,同學約我就打幾場,回家不會再拿起來打,至於手機我是使用iPhone內建的App Limits,設定每種App一天只能使用多少分鐘,密碼只有我媽媽知道,如果還有需要用的地方,回家再請她解除。」

「那會追劇什麼的嗎?」

「喔有,我會在youtube上看〈六人行〉、〈荒唐分局〉這類情境喜劇,那個很短,20分鐘,我拿那個當計時,看完就是休息20分鐘了,可以繼續念書了。」

「我看有人是用『番茄』來計時。」

「我本來也有用,但後來就不用了。」

「為什麼?」還以為學霸也會有鬆懈的時候,但我錯了。

「因為我就一直念下去,不想休息。」

「天吶,那沒有社團後,你一天念多久的書啊?」

「一開始是十幾個小時,但那維持不久,之後差不多就固定一天八小時左右。」

「那高三之後呢?你是跟學校進度還是自己的進度?」

「我高三上還是有顧學校功課,因為面談還是會看在校成績,至於學測的部分我就跟著模擬考,考到哪複習到哪。」

他說準備學測的過程實在很痛苦,「我有想過,如果現在再把我丟回去那段時間,不知道能不能熬過去,想想那樣拚命的自己真是不可思議。」

 

面談時,自然誠懇表達出真實的自我

至於學測之後面臨的二階考試與面談,他有一番科學的統計,「我看了平台上考上不同學校的同學的學習歷程分數,發現正常來說都是八十幾分,表示教授們並不希望讓學習歷程的分數成為錄取關鍵,所以我覺得以平常心好好做完就可以,反而面談是勝負之戰,教授喜歡你可以給九十幾分,不喜歡的話給六十幾分,這部分佔二階的百分之四十,非常重要。」

「天吶,但面談很難準備耶。」

「是啊,但據我觀察,教授並不會偏愛某種特質或個性的學生,而是會從這個人有沒有自然誠懇表達出真實的自我,從中判斷你適不適合這個系。」

「你可以舉例嗎?台大面談時你被問到什麼問題。」

「老師問我為什麼想念醫學系,我回答因為從小喜歡看偵探小說。」

「哇好妙喔。」

「是啊,面談老師也說第一次聽到這原因,他們有針對這個進行追問,我的回答是,因為偵探破案需要從許多蛛絲馬跡去推論,而醫病其實也是這樣,要從各種細微的症狀找出真正生病的原因。」

「你這樣的答案是特別準備的嗎?」

「應該說我有模擬過,因為我不是科學班或數資班(今年台大醫科正取第一名是建中科學班同學)(建中真的好厲害),缺少他們會有的科展、奧林匹亞競賽成績、小論文這些,所以我另闢一條路,列出我可能的優勢,像是弦樂社社長的工作及我如何解決所遇到的各種問題,還有我們到醫院、偏鄉演出的觀察。

「那當社長會遇到哪些問題呢?」

「喔,有一次我們受邀到寶藏巖演出,主辦單位忘了提供譜架,我們又不會背譜怎麼辦,我靈機一動去跟很多店家借他們放在門外擺菜單的架子,就解決了問題。」

「社團果然是個會讓人長大的地方啊。」

「對呀,像我們社團的同學林君實,他功課也非常好,卻毅然決然選擇去德國念音樂,出發前他開了一個小型演奏會,我在現場聽完,整個人變得超振奮,心裡想說他離夢想這麼遠,卻還勇敢去追,那我離台大醫科只剩一小步了,怎麼能不努力,所以準備二階考試雖然痛苦,卻可以充滿能量去面對,這也是我很愛建中的原因之一。」

「好感人喔,你還喜歡建中什麼呢?」

「就是很自由,很放鬆,在這個學校永遠不怕變成最奇怪的人,你再怎麼怪一定有人比你更怪。」

「例如怎樣的怪呢?」

「比如現在天氣很熱,班上不穿上衣的一定比穿上衣的多,講話也百無禁忌,做什麼都不奇怪,整個好放鬆,這真是我人生最自在的三年。高一時其實有去考數資班,但考完數學我覺得一定會考上,於是認真思考一下,進數資班可以認識一群優秀的同學沒錯,但更想在普通班遇見各式各樣不同的人,於是我下一堂自然就不考了。

「天吶你好特別喔,那你有羨慕同學可以出國念大學嗎?」

「有,我真的有羨慕的感覺,但後來想一想,留在台灣念醫科,最大的優點是可以留在爸媽身邊,我爸媽比較晚生我,而且有遺傳性高血壓的問題,我哥哥很宅,好像不太能冀望他照顧,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由我來做這件事。」

「你怎麼會這麼乖啊,把自己的人生跟責任看得如此清楚。」

「我覺得建中教給我很多,尤其是同學,大家對彼此的影響很大。」

「你對建中是真愛。」

「是啊,」子謙的眼睛閃閃發亮,「如果有下輩子的話,我還想考回來建中念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作家王蘭芬臉書


作者簡介|王蘭芬


畢業於東吳大學英文系,曾於北京大學中文系當代文學研究所就讀,著有: 《擊不倒你的,會使你更強大》《故事許願機:你許一個願,我用一個真實人生故事回答你》......等書

 

 

圖片提供:王蘭芬賈子謙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