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只要用對方法,孩子可以很想寫作業!

「這些將要被我們採訪的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人為他寫專訪,而你,即將送他這份珍貴動人的禮物。若是我收到,會感動一輩子!」說到這裡,孩子們不只眼神發光,嘴角也勾了起來。我要孩子們都閉上眼,思考最想把這份禮物送給誰,然後把名字寫在本子上......

撰文:彭瑜亮(阿亮老師)

我有一個一週上一次、一次兩小時的寫作班,班上是三十位來自九所不同學校的高中生。那天,我戰戰兢兢地出了一份極度麻煩的作業。

課程主題是「紀實文學」,而「人物採訪寫作」又是紀實文學中的重要一環,我想過許多「閃」掉這項任務的方式,包含在課堂上互相訪問、訪問童年的自己......

可是不管怎麼想,效果都比不上讓孩子回去自己進行一場專訪;但我知道,一但這樣的作業派下去,下週必定有沒完成的人,而只要有人沒完成,下一堂課就很難連貫地上下去。

經過一番掙扎,我還是決定要派這項作業。這堂課,我是這麼上的。

「文學類型有一百種,其中有一種最最逼真寫實的類型,我們班有沒有高手聽過?」

「報紙裡的那種算嗎?」「是什麼『寫實文學』之類的嗎?」

沒想到,答案這麼快就被「推測」出來。我接著給予下一個挑戰:

「『紀實文學』的定義有一百種,我上網找過,一堆看起來很專業確看不太懂的定義。請各小組幫我從網路上的資料中,整理出心目中最棒的,並且用『人話』翻譯給我聽!」

頓時,整間教室熱鬧了起來。大家邊查資料邊討論,有的都快要吵起來了。延續這樣的氣氛,我們下完定義後,便開始閱讀幾篇優秀的人物專訪,同時跟人物專訪的影像進行交叉比對。

孩子們一路投入、專注到最後一刻,那個讓我最膽戰心驚的一刻。

「今天回家,我們有任務,」我吸了一口氣,「每個人都要從生活周遭尋找專訪對象,不但要正式約訪,還要列出訪綱、全程錄音、文字記錄,然後下週整理好帶過來。」

孩子們瞪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我搶在他們抱怨前接著說:

「我知道高中生活忙碌又急促,但是各位剛才的表現太精采,如果把所學直接派上用場,最後結果可能好到你自己都會害怕。」

孩子們的眼神逐漸柔軟,還閃著些許光彩。

「而且,你知道嗎?這些將要被我們採訪的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人為他寫專訪,而你,即將送他這份珍貴動人的禮物。若是我收到,會感動一輩子!」

說到這裡,孩子們不只眼神發光,嘴角也勾了起來。我要孩子們都閉上眼,思考最想把這份禮物送給誰,然後把名字寫在本子上......

中間放了清明連假,時間快轉到兩週後。孩子們紛紛進教室坐定位後,我戰戰兢兢地問:

「你們覺得我該不該問,那個一定會讓我受傷的問題?」

孩子們都笑了,但都笑得有些不安,教室的氣氛有些詭譎。我知道一定會有人沒完成採訪,所以也事先作了其他規劃。而為了怕沒完成採訪的人太尷尬,我先打一劑強心針:

「上一堂課,我看到大家堅定的眼神,所以今天沒完成的人,一定有特別的原因...」我邊說邊掃視全班,看看有沒有恐懼的眼神得到舒緩;但竟然對不到任何一雙眼,我只好硬著頭皮問下去:

「但為了安排接下來的步驟,我還是得公開調查。沒完成採訪任務的,請舉手。」

空氣似乎凝結了,大家都撇著眼睛到處看,沒人敢大力地轉動脖子。而在台上的我,全身已經爬滿了雞皮疙瘩,因為竟然 ──

沒‧人‧舉‧手!

「全班都完成了耶!」

教室裡瞬間爆出熱烈掌聲,伴隨著掀頂的哄堂歡呼。這時,一位孩子突然開口了:

「老師,○○○還沒來耶!」

話剛說完,教室門就開了,全班瞬間安靜下來盯著那位遲到的同學,他一臉驚恐與疑惑。我搭著那位同學的肩膀:

「先別問,你只要大聲的說,你有完成採訪任務嗎?」

「我會遲到,就是因為採訪超過時間啦!而且他是我訪的第五個人,我打算...」一瞬間,全班又陷入一片振臂歡呼的熱鬧海中。

上述畫面,就發生在我打這篇文章的一個小時以前。現在,心臟還在蹦蹦跳著呢!

當然,還有太多細節無法在文字中一一呈現,包含班級經營、師生默契、課程規劃...或許是天時地利人和、或許是我和孩子有意無意做對了什麼,大家也可以自行從蛛絲馬跡中找到自己想看的部分。

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這堂課的這群孩子,好想寫作業。

僅此為記,真心分享。


【好書推薦】《最動人的教育:用共讀來教養,用教養來共讀》

 

 


圖片提供:彭瑜亮(阿亮老師)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