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的,爸媽不一定會買給你

孩子的教練說,比起勝負,他更希望孩子們能保有對這個運動的興趣。

文/蘿瑞娜 Lorina

 

為什麼人口只有台灣40%的瑞典,卻能擁有這麼多享譽國際的大企業?為什麼「瑞典設計」在我們的生活中無所不在,並且能夠成為全球創新指數第三名的創意大國?

 

答案從瑞典人從小的教育就可以看出端倪!瑞典的小學沒有成績單,沒有分數和排名,瑞典老師認為學習的目的在於讓自己更好,而不是跟別人比較,讓孩子們保有興趣,樂在學習,才是激發他們前進並且持續進步的關鍵。

 

 

培養興趣,而不是訓練才藝

 

瑞典的小孩在滿六歲之後,會先上「零年級」,也就是所謂的學前班。他們希望透過這一年的過渡期,讓孩子能從整天玩樂的幼稚園中慢慢適應「必須寫字學習」的小學生活。

 

小比以前愛跟女孩子混在一起扮公主、玩家家酒,到了零年級,突然一下子轉性,開學後先是要求參加足球隊,等到冬天就改打室內曲棍球。

 

原本每星期都很期待曲棍球課的小比,有個星期反常地說他很累,不想去練球。我看了看他,的確精神不濟、有些病懨懨的樣子,於是要他在前往體育館的這段路上想清楚,如果真的不想練球,就要自己跟教練請假。

 

到了體育館,小比低著頭用蚊子般微弱的聲音跟教練說:「我很累!人不舒服……」沒想到教練蹲下來看著小比,滿臉笑意地說:「沒事的!人有時候的確會精神不好,覺得疲累。你一定是週末的比賽太賣力了,這時候好好休息一下是好的,等到你下星期精神恢復又很想打球的時候,再回到球場吧!我們都會等你的!」說完,就像哥兒們般用球棍敲了敲小比的球棍,再一次稱讚他比賽時的表現很棒,要他放心地回家休息。

 

站在一旁的我,看到小比從原本怯生生地低著頭,到最後抬起頭露出笑意,和教練默契十足地互敲球棍,不由得想起他們成軍一個月時的那場比賽。

 

一開始,我覺得讓剛學習曲棍球才一個月、還搞不清楚規則及隊形的孩子去參加比賽,是種自掘墳墓的行為。但是教練解釋,比賽也是一種讓孩子學習的機會,經過血淋淋的第一回合比賽後,我很懷疑教練是否還這麼覺得。

 

那場二十分鐘的比賽,小比他們11比0被對手慘電,下了球場的小子們個個垂頭喪氣,這時教練卻是一一舉出孩子們表現好的地方,大大讚美他們一起努力完成了一場很棒的比賽(真的是志在參加,不在得獎)。接下來幾局,沒想到孩子們越打越好,開始跑出進攻隊形的雛形,雖然最後一局還是輸了,但比數拉近到4比1。

 

教練說,比起勝負,他更希望孩子們能保有對這個運動的興趣。

 

同樣的信念,從瑞典的「才藝班」也可見一斑。我們居住的這個城市有間「文化學校」(Kulturskolan),提供了音樂、繪畫、舞蹈各種課程,每年的三月會開放一天給年滿四歲的孩子們試聽,讓他們選擇自己有興趣的課程參加。

 

有位朋友的孩子選擇了小提琴及薩克斯風的課程。她說孩子剛開始學習時,家長們也得準備同樣的樂器(可以跟學校租),然後必須跟著孩子上課,回家再跟孩子一起練習。

 

有次她與我分享為孩子們聖誕音樂會所拍攝的影片,影片裡孩子們拉琴的技巧說不上完美,但是他們演奏歌曲時所流露的歡樂氣氛卻深深地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對瑞典老師們來說,讓孩子們保有興趣、樂在學習,才是激發他們前進並且持續進步的重要關鍵。

 

 

想要的,爸媽不一定會買給你

 

聖誕節將至,超市紛紛賣起各式包裝的薑餅及巧克力,這天小志先生下班時帶了兩盒包裝特別的薑餅及巧克力餅回家,說是同事女兒的班級為了籌募畢業旅行基金而販售的。

 

在瑞典,國小畢業旅行對孩子們來說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除了大家一起參與行程的規畫討論外,還要提前募集自己的旅費,像是配合節慶販售餅乾、聖誕花圈,或是幾個班級聯合籌辦募款園遊會,由家長帶著孩子一起自製三明治、餅乾、麵包、果醬,再準備茶點及咖啡到園遊會販售,既能達到募款的目的,老師及家長們也有機會餐敘,聯絡感情;也有人舉辦跳蚤市場,販售家裡不需要的二手物品,然後把所得作為畢業旅行基金。

 

從小養成「有付出才有所得」的觀念,讓孩子不但有規畫行程的自主權,還必須額外付出心力來賺取自己的旅費,這樣一來,孩子會有一種「我長大了」的被尊重感,還可以透過實際規畫,學習到如何策畫活動,更能體會到爸媽賺錢不容易。我也相信,辛苦付出後的旅行,會比旅行社精心安排的行程,讓他們更加難忘,也更具教育意義。

 

想要的,自己想辦法買

 

記得ipad剛上市的時候,有個朋友的孩子把ipad列在生日的「wish list」。後來朋友告訴兒子,最多只能支付一千克朗作為他的生日禮物預算,剩下的部分就看他要從自己的零用錢裡支出,還是找時間打工賺錢。

 

我們居住的這個城市,夏天時會看到國小三、四年級大的小孩,在農場裡採草莓,然後再分裝成小盒到市區大廣場上販售,他們說兩個月下來,收入可觀的話能賺到兩萬克朗(約九萬台幣)。朋友家鄰居的孩子也會趁假日幫鄰居的叔叔阿姨們除草來賺取零用錢。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瑞典青少年多半在上大學後就不再跟家裡伸手要錢的原因,他們很早就學會經濟獨立,不是申請獎助學金,就是趁暑假時找短期的工作來賺取日常生活的開銷。

 

和瑞典的父母一樣,我跟小志先生都不是那種「喜歡嗎?爸爸媽媽買給你」的父母。我們在做各種家庭性採購時,喜歡帶著孩子共同參與討論。要買除草機、電視或吸塵器等家用品,我們會一起研究DM、上網比價,也會讓孩子知道我們是如何取捨、選擇,或是怎麼計畫消費(存多久錢再買,或是等到折扣季再買),並預留一些選項讓孩子參與(像是購買物品的顏色)。孩子在參與過程中知道怎麼比價、存錢、計畫性消費,也就比較能夠掌控自己的欲望,不會有衝動性消費的行為產生。

 

 

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快樂的孩子

 

假期中,朋友說她買了個冰箱貼回家,上頭寫著「Happy Wife,Happy Life」。我打趣地說,要去買個一打來發送給男性友人當作聖誕禮物。

 

「有快樂的媽媽,才會有快樂的小孩。」媽媽的情緒絕對和孩子緊緊相繫,媽媽心情愉悅,通常耐性指數高;相對地,也減低亂罵小孩的機會,孩子自然開心、自在。

 

 

愛小孩、愛家人,先從懂得愛自己開始

 

對很多媽媽來說,家人的需求永遠比自己的還要優先,我自己也有這種戒不掉的強迫症。只是長期下來,自己的需求總是被忽略,沒有獲得滿足,心中無形的委屈會讓自己過得不開心;壓抑久了,一旦爆發也會讓家人更摸不著頭緒。所以,能有個「完全只屬於自己」的時間來滿足自己的想望,對媽媽們來說非常重要。

 

孩子們放寒假前的星期五,往往是我能偷閒的最後一個空檔。接下來近一個月,不只我們要相親相愛地成天膩在一起,也有許多的餐敘party要忙碌。更不巧的是,每年這段時間幾乎都是我和小志先生的趕稿期。

 

這個星期五早上,我放下所有日常的例行公事,不急著收拾廚房、整理家務,只要自己好好地享受一個有陽光的早晨。

 

打開音樂,我泡了杯蜜香紅茶,也選了一款自己喜歡的豆子,磨完豆再手沖,安靜地享受舒服且完全屬於自己的片刻。

 

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有一段無法喘息的時間,而我需要一段緩慢靜謐的時光,讓我能夠重新儲備能量,面對即將來臨的混戰。抽出一個午後和姊妹淘聚會或看場電影、花一個小時運動健身或安靜閱讀,甚至,只撥出一刻鐘的時間,為自己沖杯咖啡、泡壺熱茶聽個音樂,這都是能讓我充飽電力再上路的方式。所以,這些年歷經幾次的「暗黑加班期」,我跟小志先生都會在需要的時候輪流帶小孩,給對方有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去喘息。

 

就如同《為什麼法國媽媽可以優雅喝咖啡,孩子不哭鬧?》一書中所提到:「在法國家長看來,親子間適當的分離不只對父母有益,對孩子本身也很重要,因為孩子必須了解父母也得追求自己的快樂。」愛孩子跟愛自己其實互不衝突。不是像7-11全年無休、繞著孩子轉有求必應的就是好媽媽。

 

今年,我參加了瑞典著名的環湖自行車活動(男子組三百公里女子組一百公里),也因此我開始有計畫的鍛鍊。除了週間,週日也有一次體能訓練的時段。小比跟綺綺知道後不但鼓勵我要加油,甚至表示他們願意陪我騎腳踏車練習。

 

看到父母可以擁有自己的世界、勇敢追求自己的夢想,開心地享受人生,對孩子來說也是一種正向的身教,日後,他們也會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努力。

 

而且,我們在追求興趣時不一定會壓縮到親子相處的時光,只要你願意「帶著孩子過生活」,他們也可以融入在你的熱情之中。就如同料理烘焙、旅行探險、居家佈置、電影、音樂、閱讀,都是我的興趣,我就帶著孩子一起跟我窩廚房、到處趴趴走、跟著季節佈置品味生活,甚至每週末的家庭電影院也都是我們非常期待的美好時光。

 

我相信,只要你學會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發現自己的需要,就知道怎麼好好愛自己。一個身心靈喜樂的媽媽,也才有更多能量去寵愛家人。

 

 

抓狂後,學著跟孩子和好

 

隨著社會的家庭結構改變,雙薪家庭也日益增加。很多母親白天上了一天班回到家後,趕著做飯給孩子吃、盯孩子寫作業、幫他們洗澡刷牙、唸睡前故事……時間緊迫到家裡就好像是戰場一樣。所以當孩子表現出來的行為不如所期待的時候,再怎麼有耐心的媽媽,也很難保持穩定平和的心情和孩子互動;尤其是寒暑假,有更多機會長時間跟孩子們相處,更是容易引爆衝突的導火線。

 

去年暑假,是我的媽媽生涯挑戰性最高的一段時期。三枚小娃放假在家,除了要安排他們的日間活動、管好他們的飲食吃喝,還要為八月的搬家瘋狂打包。在這段非常時期,屋漏偏逢連夜雨,三兄妹輪番發水痘,除了高燒,綺綺還併發了嚴重的蕁麻疹。

 

有一天,打包的進度就在照顧病號、不斷調停兄妹間的爭執中陷入鬼打牆的狀態,造成長久累積的壓力瞬間大爆發!我忍不住對孩子們大吼:「你們要吵架、要打架去外面自行解決,不要在家裡妨礙我,煩死了!」

 

吼完的當下,其實我馬上就後悔了!但因為太生氣也太煩躁,我一點也不想按捺自己的情緒去處理孩子的問題。所以我讓自己暫時抽離令我暴怒的環境,轉身到浴室洗澡,用讓自己比較舒服的方式緩和一下情緒。

 

洗完澡後,小比怯生生地在我的房間門口探頭探腦,我想是時候為自己的暴怒道歉,並跟他們和好了。

 

 

勇於道歉,並先同理孩子的情緒

 

抱著小比,我問他:「剛剛是不是嚇到你了,你現在還好嗎?」他點了點頭。

 

我繼續說:「對不起!媽咪剛做了一個不好的示範,我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就亂發脾氣,這樣不僅嚇到你們,對解決問題也沒有幫助。」

 

 

讓孩子了解你的處境及心情

 

再闡述一次剛剛事件發生的前因後果後,我問小比:「你知道媽咪為什麼會生氣嗎?」

 

他回說:「因為我們太吵,讓妳沒辦法好好打包。」

 

我接著說:「你很棒,知道我生氣的原因!我們再兩星期就要搬家,但家裡還好多東西沒有整理,你們又放假在家,如果我還要一直處理你們之間的爭吵,就不能專心打包,所以我心裡好焦慮、好著急……」

 

 

就事論事,與孩子一起討論解決的方法

 

接下來,我說:「這時候如果你可以當我的助手,好好帶妹妹玩,就算幫了我跟爸比很大一個忙。」

 

跟孩子一起討論,怎麼樣可以避免同樣的情況再發生,是下一個步驟。我先提出自己的看法,小比也接著說:「或許我可以帶妹妹去AYA(鄰居)家玩,這樣妳就有一段整理的時間。」

 

 

從「生氣」中學習,如何安定自己的情緒

 

提醒自己跟孩子,失控前可以怎麼做來安定自己的情緒,是很好的方法。以這次的事件來說,我選擇用「暫停法」,及「從事能自我安定的活動」來緩和情緒。

 

在討論完上述的解決辦法後,我問小比:「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躲到浴室去洗澡嗎?他說:「因為妳不想看到我們。」我解釋:「這是其中的一個原因,離開讓自己生氣的現場,暫時不看到你們,可以讓我的情緒和緩下來。而洗澡是一個能讓我心情舒暢也比較能冷靜下來的方法,這樣我才能思考如何解決問題。」

 

然後我們又討論下次再遇到類似的情況時,可以怎麼互相提醒,找出一句能讓自己情緒安定下來的指導語。譬如發現自己要動氣時,我會說:「你們再不控制,火山就要爆發囉!」或是孩子們覺察到我快失控時可以提醒我:「媽咪冷靜,趕快深呼吸!」

 

 

和孩子做約定

 

最後,我會謝謝孩子們原諒我不好的行為,就像我原諒他們犯錯一樣,重點是能不能從錯誤中學習。然後我們彼此約定,用我們討論出來的方法管理自己的情緒,就算生氣也不能說出傷害對方的話。

 

 

情緒管理,從家長以身作則開始

 

有研究指出,有能力處理自己的情緒的人,挫折忍受度高,社交能力和學業表現也比較傑出。情緒管理的基礎是自我覺察,最早提出「EQ」概念的耶魯大學教授彼得·沙洛維(Peter Salovey),他建議父母要多和孩子談論感受,讓孩子和他的「感覺」在一起。用開放式的問句引導孩子說出事件,以及事件中帶給他的感受。

 

研究發現,能夠表達自我感受的孩子,比較不會把情緒反應在行為上,也比較不容易把情緒轉成生理反應。我在大學念書時的教授洪儷瑜老師,就曾經感慨地說:「很多父母在處理情緒時經常言行不一,自己的情緒表達方式和孩子一樣,但面對孩子的問題卻是一副道德勸說的模樣,因而導致孩子對於父母的管教失去信心。」孩子們會在生活中觀察學習父母因應情緒的行為模式,有樣學樣,所以良好的典範勝過再多的教條,在要求孩子學會情緒管理之前,必須先學會處理自己的情緒。

 

別忘了,父母親就是孩子最好的生活教練。我們要學習和孩子一起用正向的方式表達、抒發自己的情感,做自己情緒的主人。

 

摘自  蘿瑞娜 Lorina《沒有成績單的童年》/平安文化出版

Photo:mulan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